首页 > 黑雾之下 > 黑雾之下 第978章 深渊职阶

黑雾之下 第978章 深渊职阶

    那条男子手臂所化的黑色蟒蛇呼地追上半空,扑向了魏清宁。老人破开了鸦群,却见这片‘乌云’如同幻境一般散去,心知要糟。他低头一看,就见一条散发着黑气的蟒蛇朝自己咬来,老人当下长刀下劈,劈出一条青色的刀光,将这条黑色蟒蛇一分为二。

    蟒蛇被劈成了两半,随既化为黑气散去,然而那耳钉男子不为所动,甚至脸上还挂着微笑,他双臂前伸,再次暴长,化成了两条一模一样的黑色大蛇。

    两条黑蛇游走如电,张开了嘴巴,向魏清宁的双腿咬去。魏清宁一边退,一边舞动长刀,只见一道道青色的刀光扫向黑蟒,不过片刻,便将这两条黑蟒斩成碎片。

    但这时,耳钉男子却摊开了双手,他的胸口一阵起伏,突然从里面冒出一条条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黑蛇来。

    他的身体仿佛就是一座蛇巢,现在群蛇出洞,遍地游走。这些东西互相纠缠,远远看去,就像一片沸腾的毒浪,滚滚涌动,卷向魏清宁。

    老人怒喝一声,人旋转一圈,长刀贴地横扫,扫出一片青辉,破开了毒浪。青辉扫过,余势不止,然后扫出十几米,将这片地面硬生生给削平了。

    “还不错。”

    男人鼓掌道:“看在你这么卖力的份上,告诉你好了,我是陈歌,陈歌少校。”

    “少校?”魏清宁心头一震,紧接着问道,“哪座堡垒的少校?”

    一个少校,便有如此手段。魏清宁一颗心已经沉到谷底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对方应该是从某座超级堡垒走出来的。

    可当世大陆上,超级堡垒就那么几座。

    光辉堡、战神堡、翡翠堡、穹苍堡.........但这四座超级堡垒,他们的军队,他们的战车,他们的护甲,跟眼前所见的区别实在太大了。

    魏清宁霍然一惊,莫非有另外的超级堡垒出现了?

    “这个问题嘛,还是刚才那句话,如果你让我觉得有资格知道,我会告诉你的。”自称陈歌的年轻少校打了个响指。

    突然魏清宁发现,自己虽清理了那片蛇浪,可那些东西爆成黑烟后并末完全消失。现在陈歌打了个响指,地面上这团黑烟便沸腾了起来。在这团黑色的烟雾里,有两团脸盆大小的绿火亮了起来。

    魏清宁心头狂震,如果这两团绿火是眼睛的话,那么黑烟里的这条蟒蛇,该有多大?

    这个答案他很快知道了。

    一条几若列车般大小的漆黑蟒蛇从黑烟里钻了出来,它那扁平的脑袋上,两团绿火大如脸盆,身上每块鳞片都有巴掌大。脑袋的两边,还撑起了鱼鳍般的东西,背上更是竖起一片暗红色的薄膜,那东西迎风舞动,宛若红色的旌旗。

    这条魔蛇一出现,四周的场地黑雾弥漫,将陈歌的身影淹没,将四周的空间封闭笼罩。一瞬间,魏清宁只觉得整个世间,只剩下他和这头魔蛇。

    “这..这到底是什么能力,什么职阶......”

    高楼上,俯视着

    战场的林正楠,看到战场上涌起了黑色雾气,看到那条高出雾气,仿佛来自深渊的魔蛇,不由握紧了拳头。

    “而且,这种感觉的星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过。深沉,绝望,仿佛一个无底深渊...”林正楠脑海中突然灵光迸现,“等等,那不会是‘深渊’职阶吧?”

    “传闻这个职阶的升华者非常稀少,比‘光辉’还要再少一些。而且这个职阶的星蕴、能力,都透着一股令人绝望的气息。”

    “难道那个叫陈歌的人,就是深渊职阶的升华者!”

    林正楠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它上面遍布金色的花纹。瓶嘴很小,宛若针孔,他看了这个小瓶一眼,喃喃说道:“如果把那姓陈的力量夺过来,或许....”

    这时,战场上那条魔蛇喷出一条碧绿色的火柱,火柱撞进黑雾里,黑色雾气立时向四周排开,现出了魏清宁的身影。

    老人不敢大意,避开火柱,但魔蛇却追着他。这时,陈歌出现在魔蛇的脑袋上,双手负后,悠闲地看着魔蛇追着魏清宁喷吐绿火。

    那条绿火喷出来后,战场上便多了一股让人难受的刺鼻异味,魏清宁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股绿火恐怕蕴含剧毒。他心念一动,引着魔蛇向敌军奔去。

    以魏清宁想来,自己如果接近敌军,那姓陈的投鼠忌器,肯定得停止攻击,这样他就有反击的机会。

    果然,魏清宁一接近敌军,那头魔蛇果然停止攻击,可片刻之后,却从嘴中喷出了一道更为凝聚,近乎是纯粹能量的青色光柱,狠狠向魏清宁轰去!

    竟是对他身后的友军不管不顾!

    魏清宁暗道一声‘真狠’,却不敢怠慢,发出一声清啸。战刀高举过顶,凛然劈下,青意刀光嗖一声破开空气,迎向光柱。在此同时,刀光不断层层叠叠地向内收缩,凝聚成一柄青光战刀,狠狠地劈开魔蛇的光柱,去势不止,劈中了那头魔蛇。

    早在刀光落下之前,陈歌就消失在那巨蛇的头顶,这条巨蛇被魏清宁一劈之下,霍然中分,两边身体垂落消散,化成冲天黑气。

    就在那漫天黑气里,突然一只只渡鸦飞了出来,它们绕着魏清宁盘旋,突然一只渡鸦冲了下来,狠狠地啄向老人。

    魏清宁哪里会那么容易被其啄到,战刀一扫,就将这只渡鸦斩杀。但这时,又有三只渡鸦,分别朝不同方向扑来。

    魏清宁战刀连划,刷刷刷,三刀连斩,将渡鸦绞杀。

    可下一秒,所有的渡鸦都扑了过来。魏清宁当下战刀倒转,重重地刺进脚边的地面。块块明亮的斗气光斑亮了起来,遍布四周,骤然掀起一团光之风暴。

    在这片斗气光芒形成的风暴里,渡鸦只只消散,却有一部分渡鸦,形体消散中,却又有另一只渡鸦冲了出来。

    这些如同套娃似的渡鸦硬是扛过了这团风暴,趁魏清宁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狠狠地啄击老人的身体。

    它们咬住魏清宁的身体,但撕咬起来的时候,撕起来的却不是魏清宁的血肉,而

    是一团灿烂的光芒,又或一团朱红色的气息。

    那是魏清宁的星蕴!那是魏清宁的血气精华!

    尽管扛过斗气风暴的渡鸦不多,可也有几十只,它们落在老人身上一阵啄咬,从魏清年身上剥下星蕴和血气,便吞进了肚子里去。

    那些吞进星蕴的渡鸦形体立刻变大了一些,那些吞进血气精华的则羽翼变得更为光泽。

    魏清宁不清楚这些渡鸦身上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却知道自己一瞬间就损失了近两成的星蕴,并且气血虚浮,精力体能都衰弱了不少。

    再给这些渡鸦剥离自己的星蕴血气,恐怕连刀都拿不稳了,当下,魏清宁连续出刀,挑飞了这些渡鸦。其中有几只被他斩杀,那几只渡鸦的形体消散后,体内储存的星蕴和血气竟然迅速掠走,随后没入了徒步走来的陈歌体内。

    陈歌刚才消耗的星蕴立刻得到补充,体能精力也恢复了一些。

    看到这种情况,魏清宁只觉心中苍凉,如此对手,还怎么打?

    “到此为止吧。”

    陈歌负手看着眼前老人,摇头道:“你已经没有斗志了,星蕴也消耗得差不多,再打下去,只不过在战场上留下一具尸体而已。”

    “我很欣赏你的勇气,这样好了,只要你肯投降,我给你一个副官的位置?”

    魏清宁哈哈大笑起来:“你的好意老夫心领了,但在我魏清宁的字典里,就没有投降这两个字。”

    “我宁可战死沙场,也绝不投降!”

    陈歌点头道:“很愚蠢,但也很有胆气,那我就不勉强你了。”

    他打了个响指。

    魏清宁突然听到了一阵铁链晃动的声音,突然他感觉手脚一沉,低头看去,便见自己的双手双脚,不知何时被一根根虚幻的铁链捆住。

    魏清宁大喝一声,爆发斗气,却震不开这几条铁链。这时,他又听到了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然后便见身后冒出黑色气雾,在那团黑雾里,有一个奇怪的装置摇摇晃晃地升了起来。

    它看上去像一个铁柜子,足有两米高,表面雕刻着一个女子形象。这个女子双手合抱在胸前,表情痛苦,仿佛正经历着这世上最残酷的刑罚。

    此物升起地面之后,它打了开来,露出里面能够容纳一个人的空间来。在这个铁柜子里,魏清宁看到了齿轮、铰链,还有满布四周的大量长钉!

    那个柜子里,那些长钉上,那条条铰链和个个齿轮,都遍布暗红血迹,仿佛在这里面,已经扎死过无数人。

    这时,里面的齿轮开始运作了,铰链盘动,魏清宁便见捆着自己手脚的铁链被提了起来,它们的另一端没入了铁柜里,与那些铰链相连!

    当!

    魏清宁转身一刀斩在那虚幻的铁链上,竟然发出了金铁之音,但却无法斩断铁链。而他自己,则被铁柜子里的齿轮和铰链,一点点地拖了过去,如同一个即将步上刑台的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