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一章:邀请卡

第一章:邀请卡

    “快来人!!”

    两名护士一前一后拉着平车冲进医院,平车上的男人看不清伤口,只是浑身像是被血浸泡过一样。

    急诊室里忙作一团,突如其来的连环车祸,让急诊室外挤满了病人家属。

    几名实习医生匆匆赶过来,看着平车上的患者,心里却是没有底,这次伤者太多了,几位主治医生现在全部在手术台。

    就在他们不知所措时,一个人影从身旁跃过,不需要说明身份,崭新的白大褂,已经令患者家主动把位置腾开。

    “腹部10厘米开放伤口,左侧3-11肋骨错位,需要闭式胸腔引流,部分肠管、大网膜外露……”

    “旭啊!”

    一旁跟随来的老妇,听到这已经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口中呼喊着儿子的乳名,悲痛的哭嚎声引得其他家属眼红落泪。

    “马上准备手术!”男人抬起头,脸上带着口罩看不清真实面容,无视掉这些亲属们的哀痛,目光扫视了一眼姜丽胸前的名牌说道:“你来做一助。”

    “可……”实习医生姜丽先是一愣,对于她这样的实习医生来说,干的都是拉钩扶镜吸血之类的活,甚至能不能进手术室还都是个问题。

    更重要的问题是,眼前这个医生是谁?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然而不等姜丽把话说完,男人目光顿时严厉起来:“这个时候了,救人要紧!”

    “哦……是!”

    被男人严肃的目光吓了一跳,姜丽几人顿时慌忙的点点头,喊着护士把人推向手术室。

    至于家属自然是被隔绝在了外面。

    “我是刚刚调来的主治医生,我姓徐,你们记住在急诊室工作,一定不要慌,首先一点您们本人要自信、镇定起来。”

    他一边说,一边在急诊检查表上迅速勾选道:“抽静脉血急查血常规,血型、血凝四项。”

    或许是这位徐医生身上散发出的从容,井然有序的自信感染了姜丽他们,几位实习医生的情绪也快速镇定起来。

    “500毫升林格氏液!”

    “奥美拉挫15毫升!”

    “生理盐水……”

    有条不紊的指挥下,手术钳、手术刀、扩张器、犹如流水般从他们手上划过,又被重新丢进消毒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但究竟过去了多久姜丽等人也不知道,直至监护仪上的生命特征开始逐步稳定后,姜丽等人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患者症状已经稳定,准备转入其他科室吧。”说着这位徐医生就已经走下抢救台。

    看着离去的背影,姜丽看的都有些恍神了,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拥堵在她的心头上。

    “谁让你们做的手术??”

    突然手术室的大门突然又被人打开。

    只是走进来的却并非是方才离去的徐医生,而是他们熟悉的急诊科王主任。

    “咦??谁做的??”

    看着已经缝合好的创口,王主任神色诧异的看着丽丽等人。

    姜丽几人面面相视,心中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小声道:“是新调来徐医生,他负责这场手术。”

    “什么徐医生??我怎么不知道??”王主任脸色更加难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顾不得再和丽丽他们废话:“快,打电话给保卫科,别愣着赶紧出去找,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到!”

    “哦哦!!”

    几人也顾不得许多,急匆匆冲出手术室,然而医院走廊里人头攒动,想要找到那位徐医生无异于大海捞针。

    目光四下扫视下,突然看到两名警察和几个安保在一旁说着什么,见状姜丽赶忙走过去,想要询问他们有没有看到所谓的徐医生。

    只是刚走上前,还不等她开口,一名警察就抢先将一张照片递在她面前:“见过这个人么??”

    姜丽一怔,目光聚焦在照片上。

    那是一张消瘦白净的脸庞,嘴角挂着一抹上扬的弧度,虽然脸上没有了口罩,但眉宇间的神态,不正是他们要找的徐医生么?

    “是他!”姜丽心神一紧,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起来。

    “你见过他!”

    看到姜丽满脸诧异的神色,警察赶忙追问道:“你确定是他么?看仔细了,这个人很危险。”

    “危险??”姜丽心头一紧,不禁后退一步,脸上神情一时更加怪异。

    另一名警察看到姜丽神态开始不稳定,赶忙上前解释道:“别激动,他是今天刚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病人,患有很强的妄想症,总会把自己妄想成其他身份,不过一般来说,他不会主动去攻击别人。”

    听到这,姜丽脚下一软,一把扶住身旁的墙壁,当意识到方才做手术的徐医生,居然是一个神经病时,一股锥心的凉意不由从脚底涌上头顶。

    亏是手术成功了,如果手术失败,病人死在了手术台上,他们这些实习医生……

    顿时一个寒颤下,姜丽胳膊上渗出一粒粒鸡皮疙瘩。

    “他……!”姜丽张张嘴,但话到嘴边,却是拿手一指西边的楼道:“他往那边走了,我刚看到他,穿着一身黑衣服。”

    “好!”

    两名警察点点头,就带着几名安保快速朝着她所指的方向继续追过去。

    看着离去的警察,姜丽站在原地愣神了十几秒后,才赶忙往手术室走,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让主任把这件事给瞒下来……

    街道上,一身白衣大褂的徐童面带微笑的回过头看着身后渐行渐远的医院灯光。

    昏黄的街灯下,他的步伐更加轻盈。

    路旁等客的出租车里,正播放着一曲英文歌曲。

    “Artist The Sounds。”

    纤细的手指轻轻摘去脸上的口罩,食指和拇指捏着口罩蜿蜒而上,手指一松,口罩像吹落的蒲公英,似飘如飞。

    “How come you taste so good。”

    大褂的扣子被一粒粒解开,随着双臂展开,荡漾在空气中。

    “Something sweet or something strong。”

    一阵风儿吹来,大褂飞荡在夜空中下。

    “I gave my heart to rock 'n roll。”

    他的手轻舞起来,浮夸的舞姿,或许并不好看甚至有些狰狞,却是宣泄着内心那股强烈的满足和兴奋。

    租车司机正躺在驾驶座上,享受着音乐带来的片刻悠闲,浑然没有留意到车旁,正在手舞足蹈的疯子。

    已经是深夜的傍晚,偶有路人经过,也不乏对这个性质怪异的家伙投来异样的目光。

    但……

    他不在乎。

    肆意扭动的双手在空灵的空气中扭动着,挥划着,速度越来越慢,微微垂闭的双眼下,嘴角勾扬起一抹满足。

    就像是一位刚刚饱餐后的美食家,正在回味着这道美食残留在舌尖上的余味。

    直至他单手放在胸前,对着面前空旷的街道行下恭恭敬敬谢幕礼后,才仿佛像是走出了自己的世界。

    “滴~呜~~滴~呜~~滴~呜~~”

    看着不远呼啸而过的巡警车,徐童眼底的那份狂热才逐渐消退去,他才不担心医院会报警。

    最多自己只是被抓回精神病院去,而这家市里闻名的三甲医院,可是要因此事上了头条,到时候恐怕不知道多少人要跟着倒霉。

    只是接下来该去哪呢?

    他漫无目的走在街道上,已经是快要凌晨的深夜街道上行人稀疏,就连居民楼上的灯光也是寥寥无几。

    “嗡!!”

    这时一阵机车咆哮的轰鸣声回荡在空旷的马路上,还不等人们看清楚,一辆摩托车便是犹如残影般飞驰而过。

    然而就在车子行至路口时,一辆大货车从路口突然拐了进来。

    “吱~~~!!”急促的刹车声,已然像是悲剧的丧钟。

    随着一声闷沉的撞击声下,那辆飞驰而过的摩托车,瞬间在半空中夹带着零散的碎片飞旋起来,随后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砰!!”

    而骑手也与其一并完成了体操运动员都难以完成的翻转动作后,一头狠狠摔在徐童面前的护栏上。

    几根撞断的栏杆直接贯穿进骑手的胸口,鲜血瞬间染红地面。

    看着死在自己面前的骑手,徐童仅仅只是一扬眉头,注意到骑手的手上,还握着一张卡片。

    这是什么??

    他走上前在骑手的尸体前缓缓弯下腰,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夹,将这张卡片从里面抽了出来。

    黑色的卡片上浮雕着一面白色的面具,面具乍一看像人,可仔细看却根本不似是人,眉宇间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

    背面是用银白的色彩烫印着【邀请卡】三个字,下面则是一行清晰的金色小字标注着地址。

    “咦!!”

    看着上面的地址,他弯着腰斜着脑袋,仰起头一瞧,只见马路对面,忽明忽暗的霓虹灯上正闪烁着一行大字……【剧本杀体验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