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四章:找这个

第四章:找这个

    看着从棺材里探出的手。

    “嘶~~”

    张浩等人顿时倒吸口冷气,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青灰色的手背上布满了黑色的毛发,但真正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只手上又黑又长的指甲。

    只见手掌在棺材边缘探索着,指甲划在棺材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更是让他们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滚开!”

    这时李波一把将徐童的手打开,横眼瞪了下徐童,骂道:“滚你大爷,再敢碰老子,老子剁了你!”

    徐童脸色一冷,默不作声的往后退开。

    只见李波说完看着从棺材缝里探出的手,这家伙居然不信邪的一把抓上去,肥胖的大脸上咧嘴一笑:“玩归玩闹归闹,别拿你波哥开玩笑,给老子出来!”

    说着李波一只脚踩在棺材上,用力往外一扯,想要把里面装僵尸的工作人员拽出来。

    然而这一扯,李波脸上的冷笑顿时就凝固在哪,自己一身力气远比一般人大的多,可自己这一扯非但没把对方从棺材里扯出来,反而被这只手紧紧的攥住了手腕。

    灰青色的手枯瘦干瘪,看上去就像是那些上岁数老人的手一样,可抓在他的手腕上犹如铁箍,五根漆黑的指甲更是一下扎进了肉里去。

    “啊!!”

    迟来的痛感袭来,李波脸上的五官顿时就扭成了一团,但还未等他来得及挣扎,棺材里的手用力往回一收,巨大的力量直接把李波半条胳膊拽进棺材去。

    “啊!!啊!!救我……”

    棺材里传来李波撕心裂肺的惨叫和求救声,牵动起所有人的神经,张浩下意识想要上前救人,却被一只手一把狠狠地拽回来。

    回头一瞧,周玉正冷着脸向他摇摇头:“没救了,趁现在赶紧走!”

    说完周玉头也不回的就往后跑。

    “跑……跑……等等我!!”

    王少辉紧随其后的跟上去,生怕跑慢一步。

    “别跑啊,救救我,救我……你们……别走!!”

    看着头也不回就走的周玉和王少辉,李波真急了,想要骂街问候两人十八代祖宗,可抱着侥幸,不敢开口,憋的额头上青筋直跳。

    他目光不禁看向了一旁的张浩,满怀希望的目光,恳求着他千万不要抛下自己。

    张浩犹豫了下,想要上前,却是冷不丁的听到耳边一声冷笑声:“我要是你,头也不回的就走。”

    张浩一呆,回头就见徐童正蹲在一旁,既没有要跑的意思,更没有要救人的意思。

    这下一旁李波受不了了,忍着手腕上传来的巨疼,两眼瞪着徐童恨不得把这家伙给吃了。

    “姓徐的,你TM的……啊!!我艹你祖宗十八代!!!”

    徐童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无视掉李波的叫骂,手托着下巴,俨然一副看戏的模样:“我保证,你拽不出来他的手,而且还会被他当做临死前的垫背,信不。”

    这下别说张浩,连李波的脸色都难看起来,赶忙举起另一只手发起毒誓。

    “兄弟……你别听他的……我发誓,我要是拉着你,我……我出门被车撞死?”

    “这里荒郊野外,哪来的车啊?”徐童蹲在一旁,目光看着四周像是在找车一样。

    李波心里恨的牙根痒痒,赶忙换上一个更狠的毒誓:“我要是骗你我死一户口本!”

    徐童闻言更是坏笑道:“你自己一个户口本,死几个都没问题。”

    “你他妈的!!!”

    李波肺都要炸了,原本就满是横肉的大脸,此刻就像是发狂的藏獒。

    这下张浩心里顿时就怂了,虽然徐童就是那么一说,可结合之前李波的行为上看,绝对是有这个可能的。

    为了一个陌生人把自己搭进去,即便对方说得天花乱坠也不行。

    想到这张浩果断转身想要跟上周玉他们,但这时候徐童却喊住了张浩。

    “喂,你的刀借给我!”

    “刀!”

    张浩这才想起来,自己手上还有一把刀来着,只是被徐童一提,他不禁警觉起来:“你要刀干什么??”

    “救人啊!不然呢?”

    徐童一脸风轻云淡的神情,悠哉的模样很难让人把救人这两个紧迫感的词联系在一起。

    “可你……”张浩张了张嘴。

    “要不你留下一起陪我,咱们一会一起看看僵尸长啥样?”徐童歪着头问道。

    一听僵尸两字,张浩脸都黑了,连连摇头丢下刀就跑。

    眼看着张浩就这样跑的没了踪影,李波呆了呆,僵硬着脖子把目光看向了徐童那张贱嗖嗖的笑脸上。

    一时两人四目相对。

    李波的脸从白到青,又从青到红,憋的脖子都像是鼓起来的蛤蟆一样,在经历漫长的五秒钟后。

    李波脸色一垮,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哭丧着脸哀求道:“徐哥,徐爷,徐祖宗,您大人大量帮帮我吧,我求您了。”

    方才李波骂得有多狠,此刻就得的有多惨,手腕上不时传来的巨疼感,让他脸上的肥肉一阵哆嗦。

    现在他已经没多少力气再挣扎了,最可怕的是,天色似乎越来越晚,树林里的光线都变得阴沉起来,所以眼前这个家伙已经成为了他的救命稻草。

    徐童把玩着手上的短刀,听到李波的告饶声,不禁一撇眉头,戏谑的目光上下打量在李波身上:“可以,报酬呢?”

    “报酬??”

    李波一怔,呆呆的看了看自己满身肥肉,脑海中不由想起剧情片里,女主手被卡在树洞里的画面,顿时浑身渗起一阵鸡皮疙瘩。

    看到李波满脸便秘般的表情,徐童翻了翻白眼,学着之前李波嫌弃王少辉时的表情:“别看了,对你这身肥肉没兴趣,把你怀里的冥钞给我。”

    “好好好,给你给你,你快点来救我!”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要冥钞干什么,但这玩意留着也没什么用,总不能等自己死的时候再用吧。

    于是很大方地就把冥钞拿出来放在自己脚底下,他不敢直接扔过去,生怕徐童拿了钱就跑。

    “好吧,这就来!”

    徐童伸了个懒腰,把匕首往背后裤腰上一掖慢悠悠的走到李波面前,正要伸手去捡冥钞时,突然往后又退上一步,仰起头看着警惕的看着李波:“待会你不会偷袭我吧?”

    李波目光一紧,旋即狠狠点了点头,这时候他已经疼的快要说不上话来。

    见状徐童这才伸手把地上的冥钞抓起来,来不及细看,直接往怀里一塞,然后走到棺材旁,眸光凑在棺材的破洞口上仔细观看着。

    可惜里面黑漆漆的,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形的轮廓,这不禁令徐童很是失望。

    “快点想办法啊!”李波在一旁催促着。

    “没办法,我帮你剁了吧。”

    他扫了一眼李波的手腕,发现手腕周围的肌肉已经开始变黑起来。

    “剁了!!”

    李波看了看自己的手,心底里不禁生出一阵绝望来,可转头一瞧,却见徐童在一旁悠哉悠哉的模样,心底里更是恨的牙根痒痒。

    深吸口气努力平复下心态后才开口道:“你再帮我拔一下,要是拔不出来,剁了就剁了。”

    “没问题!”

    徐童点点头,走上前双手放在李波的手臂上,用力帮李波拔起来。

    这时,李波目光不禁聚焦在徐童后腰裤袋上的匕首,眼底透出一股狠色。

    趁着徐童不注意,李波猛的往前一顶,用他肥大的身躯紧紧贴在徐童身上,一只手快速摸索到他腰间的刀柄,一把抽出来,狠狠照着徐童后腰捅上去。

    “去你大爷的,老子有刀还需要你来帮我剁?艹你祖宗,你个****”

    “扎死你,扎死你,老子断条胳膊,你来给老子偿命!”

    李波红着眼珠,厉声咆哮着,像是把自己胸中所有的怒火都宣泄出来,紧紧攥着刀柄的手,不管不顾的向着徐童的后腰不断地刺上去。

    徐童双手无力地挣扎了几下,才扶着棺材歪着身体倒在地上。

    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李波,脸上还带着惊骇的神情,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李波仰起头,闭上眼睛,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仿佛杀死一个人,并没有给他带来紧张和负罪感。

    相反,他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像是一下将内心的恐惧,悔恨,愤怒等所有消极情绪全都释放了出来。

    “舒坦!”

    一声长叹,李波缓缓睁开眼皮,然而就在他睁开眼的刹那,两眼顿时猛地瞪圆起来,只见眼前倒在地上的徐童,居然在他的目光注视下,缓缓坐直了身子。

    “你没死??”李波呆了呆,自己明明捅了他那么多刀,他怎么没有死?

    “我觉得死的不好,我又起来了。”

    “你看我这样躺行么,还是这样!这样?”

    望着徐童在自己面前不停地变换姿势,李波神情一片茫然,呆呆地半晌才回过神来:“你TM的有病啊!”

    李波说着举起刀就想把这家伙脑袋剁下来,然而等他举起手时才发现,自己握着的居然只是一把刀柄,没有刀刃。

    “找这个?”

    听到徐童的声音,李波脸皮一僵,缓缓回过头来时,徐童人已经从地上跳起来,手起刀落照准了李波砍下去。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