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五章:我可是医生

第五章:我可是医生

    “哗啦啦!!!”

    树林里一行鸟儿匆匆飞上天空。

    “那个声音……”

    张浩顿足下脚步,回过头看着他们身后的树林,他不会听错,那是李波的惨叫声。

    “别停下,天快黑了,赶紧走出去,不然谁知道还会遇到什么事!”

    周玉走在前面,见他停下脚步便开口催促道。

    “是啊,是啊,这地方越看越恐怖,刚才那是僵尸,谁知道晚上会不会遇到……”

    最后那个鬼字,王少辉没敢说出来,只觉得天色一黯,眼前深林就更加阴沉恐怖,四周望去灰蒙蒙一片,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

    见张浩犹犹豫豫的神情,周玉叹声道:“那个胖子没救了,僵尸抓到人铁棍都撬不开,等到夜里僵尸会从棺材里爬出来,到时候……”

    周玉冷冷一笑,没有再说下去,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可……如果把手砍了呢?”张浩不死心地追问道。

    但这句话让他显得很白痴,周玉更是给了他一双眼白,让他自己体会去。

    还是一旁王少辉小声解释道:“张哥,手腕砍断会大出血,电视剧里动不动断手断脚的,那是电视剧,真的砍下手腕得不到救治很快就要死了。”

    连王少辉这样的学生都知道的常识,自己居然不知道,张浩顿时闹个大红脸。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什么,抬头看向周玉。

    “你似乎对这里很熟悉,难道你来过么?”

    回想这一路上,周玉表现出来的从容,甚至故意引导着他们找到身上的剧本,包括方才周玉的话语间,无不透露出她并非是第一次进入剧本世界。

    “等你们活着完成本世界任务,再说这些吧。”

    周玉没那个耐心和他们解释什么,催促着两人赶紧走。

    “张哥,赶紧的吧!”

    王少辉也催促着,张浩又看了一眼身后,最终还是乖乖的选择跟在周玉后面。

    “沙沙沙……”

    天越来越黑,一只脚踩在下面,会发出沙沙的作响声,不时一股冷风吹来,林叶间放出海浪潮汐般的拍打声。

    三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走在前面的周玉挥起手臂,示意两人停下。

    张浩两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蹲在后面一动也不敢动。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听远处一阵叮铃叮铃的骡铃声传来,一盏昏黄的微光在远处徐徐行来。

    “追上去!!”

    看着行来的骡车,周玉赶忙唤上两人追上去。

    骡车行的很慢,三人没费多少力气就追了上去,看着突然闯出来的三人,驶车的老汉顿时被他们吓了一跳,举着手上的油灯,仔细一瞧,待看清楚三人模样后才松了口气。

    “大爷,我们走山迷了路,您老能捎带我们一程么?”

    周玉说着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块大概指甲盖大小的碎银递给老汉。

    看着这只白净净的小手,老汉迟疑了一下,举着油灯又仔细上下审视了一眼周玉,沉默了片刻后才点点头,把银子收了下来。

    用手上的鞭杆敲了敲身后的骡车,示意他们可以坐上来。

    “妈呀,比我跑五公里马拉松还累。”

    早走了一路的张浩和王少辉一屁股坐上去,双腿一伸,感觉自己的腿都快要废掉了一样。

    低头一瞧,鞋子都被顶破了一个洞。

    这也怪不得他们,山路不同城市的马路那样平整,坑洼不平到处是石头,走起来自然费力。

    相比之下,周玉却比他们两个大男生更显得轻松许多,上了骡车后,周玉先是拿出那面青铜镜,背对着老汉照了两下,梳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安安稳稳的坐下来。

    “你们啊也是走运,这山里慌得很,豺狼虎豹到处都是,晚上闹鬼闹的可凶了,亏是你们遇到俺,不然一晚上下去够你们仨娃子受的。”

    老汉背着三人驱使着骡子往前走,一边向着三人说道。

    “嘿嘿,这不是迷路了嘛。”王少辉挠着头说道。

    一旁周玉却是跟着老汉的话题继续问道:“大爷,您的意思是这里很危险?”

    “嘿!”

    老汉一努嘴侧过头,半张脸埋在阴影中阴沉沉地说道:“我不怕给你们说,这山里最近闹鬼,前几日一个商队连夜赶路,我劝他们别赶夜路,他们不听,结果第二天一早,全死了!”

    “那您今儿怎么想起来走夜路了?”一旁张浩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不是赶集回来晚了嘛,不过前面就是俺们村了,今儿啊,你们有口福,我们村里正在办喜事呢,你们能顺带着讨口酒喝。”

    老汉话音落下,三人耳边同时传来冰冷的提示声。

    【主线任务:深山古村】

    【任务目标:找出这个村子的秘密。】

    【任务提示:最近一段时间,不断有过路的旅人,商队在这座大山里消失的无影无踪,没人知道什么时候大山里多出了一个村落,也许在这个村落中能找到当中的答案。】

    听到提示声,三人神色同时一振,张浩刚要开口,就被周玉一个眼神给制止了,低声在两人耳旁道:“静观其变!”

    “哎呦!你慢点!!”

    另一旁树林里,只见一胖一瘦两个人影,正沿着树林往前下走。

    李波跟在后面,一个不小心就在地上摔上一跤,左手被布条牢牢缠住,就连摔跤的时候都要先把这只手举起来,宁愿脸着地,也不愿碰到伤口。

    见李波摔在地上,徐童这才停下脚,回头看了看他,走上前帮他把伤口上的纱布重新固定好。

    李波坐在石头上,肺里火辣辣的,像是要炸了一样,整个人都头晕目眩,感觉这辈子的山都在今晚爬完了。

    “其实……你可以杀了我,干嘛救老子!”

    看着帮自己重新固定好布条的徐童,李波觉得这家伙简直就是个疯子,砍掉自己的手后,还拉着自己躲在坟头后面看僵尸。

    当然,最后他们也没看到僵尸爬出来,那个棺材半截在土里卡着,僵尸出不来,只是听着僵尸喀喀喀的啃食声,李波整个人都不好了,不用想也知道是在啃什么。

    “杀你??”

    徐童抬起头看了一眼李波,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信不信老子再捅你一刀是吧?”

    看到这家伙贱嗖嗖的笑容,李波就气不打一处来,然而他话音刚落,眼前徐童脸上的笑意却是逐渐收敛下来。

    冷峻的面庞被一缕阴影笼罩着,随着他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向自己,那双锐利的眸子犹如尖刀一般锐气逼人。

    顿时李波心头一颤,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攥成住一样让他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徐童弯下腰,那张脸距离李波越来越近,阴鸷漠然的眸光凝视下,浑身肌肉都顿时变得僵硬起来。

    直至他附耳在自己耳旁。

    “你不敢!”

    李波感觉右手一凉,像是有什么东西塞了进来,低头一瞧正是那把砍断自己手的短刀。

    短刀已经被重新装上了刀柄,被徐童塞进自己手里,刀锋一头正对着眼前徐童的胸口。

    徐童歪着脖子在他耳边继续低语道:“不信你试试!”

    说着身子往前一顶,让刀刃更加贴紧自己的腹部,李波甚至能够透过刀锋感受到徐童腹部起伏的肌肉。

    “疯子!!”

    李波怪叫一声,终于受不了这份刺激,手上的刀一丢,一把将徐童推开,指着这家伙的鼻子,脑子里已经闪烁过无数污言秽语,可嘴巴张开了半天,愣是一个字都骂不出来。

    “瞧,我就说了你不敢。”

    徐童把刀捡起来,随意把在手中把玩着,满脸无辜的表情,简直让李波郁闷的快吐血。

    他当然不敢,这时候不比方才,那时候他被僵尸牢牢的抓住手腕,又目睹自己被周玉他们所抛弃,只能待在原地等死,简直到了最绝望的时候。

    人在那个时候,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更何况,当时徐童左一句右一句,就把张浩给吓走了,他能不恨徐童么?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虽然断了一只手,可他保住了命。

    虽然他们现在还在这个该死的剧本空间里,可只要有一线希望,李波就不会铤而走险,杀掉眼前唯一能帮他的人。

    徐童把刀擦拭了几下,看着愣神的李波,随手把刀刃放在他的脖子上,感受到刀刃上那股冷冰冰的寒意,李波木然的抬起头。

    只见眼前月光下,他的被埋没在阴影中,李波看不清他脸上究竟是在笑,还是在怒。

    “你不敢,我敢,要不要赌一把!”

    刀刃就轻轻放在李波的肩膀上,就好像随意一放那么轻盈,连拿刀的手都只是轻轻捏在刀柄上,轻松随意的口吻好似死党之间开玩笑的感觉。

    可李波前所未有的感受到一股深深的恶意席卷全身,令他浑身每一根汗毛都立了起来,僵硬脸皮几次才把嘴张开,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发出如蚊子一般的声音:“不敢!”

    说完这句话,李波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精气神,神色萎靡地低下了头。

    “开个玩笑!”

    看着李波委屈到极点的模样,他慢悠悠的把短刀从他肩膀上拿下来,并且指了指李波的断手:“别忘了,我可是医生,救人才是我的天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