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九章:钟南
    “呼~~~”

    男孩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幸亏张哥哥及时把我送来,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哼哼哼……”

    一旁猪仔拱着鼻子,可惜没人听得懂这货在说什么。

    “你是谁??”

    徐童走上前朝着男孩伸出手掌,但男孩却是立即往后退开,指了指他手腕上朱砂手串道:“别碰我,这东西会灼伤我的灵魂。”

    “这个!!”

    听到男孩的话,他看了眼手腕上这串朱砂手串,这是他拿到剧本时所获得的手串。

    本来没在意这件小玩意,但现在看起来,这东西似乎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用途。

    “我叫钟南,之前我就提醒他们,不要相信我叔叔,让他们赶快走,结果他们没听劝,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男孩走到桌前,看着周玉和王少辉一般模样的纸人,长叹口气道:“你们当时如果听了我的话,那该有多好。”

    不知道周玉和王少辉是否听得到男孩的话声,房间里骤然升起一股冷风,凉风吹动着周玉的盖头,露出盖头下那张灰白灰白的脸庞。

    “嘶~~!!”

    李波感觉周围空气瞬间冰冷了许多,再看向坐在椅子上的这俩纸人,心里别提有多腻歪。

    赶忙问道:“你叔叔是谁?听你的意思,这里都是你叔叔搞得?”

    男童点点头,指了指左边的箱子,示意李波把箱子搬下来:“你们看看箱子里面的东西就知道了。”

    李波满心狐疑的看了一眼徐童,见他点头后,才走上去把箱子抱下来。

    趁着这个空档,徐童将地上那面玉牌捡起来放在手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面??”

    “我本来就是困在村里的游魂,这块玉是一面墨玉的牌子,最适合滋养灵魂,我就藏在了里面,顺便提醒他们小心我叔叔,本想给他们指引生出,结果他们不听。”

    钟南一脸惋惜的神情,说这话又指了指一旁张浩,这家伙一头跑出去,亏是遇到了我,不然……

    说到这里,钟南就没再说下去,但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徐童目光扫了一眼张浩,可惜他没办法从一个猪脑袋上看出点什么。

    “那他们现在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

    李波说着把箱子搬过来,同时无奈的晃晃自己崩开的伤口,示意徐童帮他再牢固一下伤口。

    钟南也注意到了李波的断手道:“活着,但他们和外面的村民一样,被我叔叔骗出了魂,想要让他们复原,只能用我叔叔腰间的唤魂铃才行。”

    钟南把箱子打开,只见箱子里面满满的纸元宝,他翻找了一通后,从里面拿出一个小本子出来,从里面找到一张黑白色的全家福照片。

    照片上有三个人,一男一女,当中还抱着一个婴儿。

    从男人很年轻,满脸憨厚的笑容不难看出来,此刻他的内心格外幸福。

    “我叔叔本来是镇子里的折纸匠,说不上玄门弟子,却也懂得点传下来的东西。

    后来取了个老婆,生了个大胖小子,本来挺幸福的,结果就两年光景,他儿子就夭折了,老婆受不了刺激也上吊了,我叔叔从此后就疯了。”

    钟南说到这里,缓缓蹲下来,双手抱着肩膀蜷缩成一团,看着门外偌大的村子道:

    “这里就是我叔叔自己建起来的村子,开始他用稻草做成人的模样,给他们穿上了衣服,镇子里的人都说他疯了。

    直到有一天一支商队路过这里歇了歇脚,至此之后这支商队再也没出去过。

    镇子里的人来查,结果却发现这里的稻草人居然都活了,是叔叔干的……他把那些活生生的给骗到这里,把他们的魂都勾出来放在稻草上,用纸给他们做上了人皮……

    可怕~~太可怕了~我想回家,我……我想回家……”

    钟南说着说着,身体就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满脸惊骇的神情,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即便是李波这样平日里嚣张跋扈的莽人,看着这孩子的模样,也不禁长叹口气,心里默默摇头。

    徐童在箱子里翻找了一通,找到了一个紫檀木的盒子,打开一瞧,里面放着一本书。

    这本书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东西,拿起来都要散架的样子,里面干裂的纸章就秋天的枯叶一样,感觉吹口气都能吹散掉一样。

    书皮看上去也是有些年头,但对比纸章的老化程度不知道好上了多少倍,想来应该是后来重新装裱了一遍。上面歪扭扭的写着《鬼匠书》三个字。

    他试着翻开瞧瞧里面的内容,结果翻开一瞧,里面的字迹并非他所熟悉的简体字,也非是繁体,龙飞凤舞像是隶书又觉得不大像,吃力的看了两行就难再看下去。

    不过这东西应该是好东西,否则不会用紫檀木做的盒子精心收起来。

    一旁钟南看着他把这本书塞进怀里,嘴角不有抽搐了一下,却也没多说什么。

    “这么说,这村子里的村民,其实原本就是活生生的人喽,那么我们在山下看到的那些被烧死的人……”

    他目光看向床上躺着的周玉和王少辉,李波站在一旁,一想到那些被烧焦的尸体,肚子里又开始不争气的翻腾起来,显然是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求求您,求求您们,帮帮我,帮帮我们,我们已经被困在这里太久太久了,只要你们能拿到了我叔叔腰间的铃铛,我们就能解脱。”

    钟南扑在李波的大腿上,声泪俱下的哭求着。

    这时候提示声突然在两人耳边响起【主线任务:寻找真凶】已完成。

    【主线任务2:解脱】

    【任务目标:让那些被困在这里的无辜灵魂得以解脱。】

    【任务提醒:你要相信有些东西,活人需要的,死人更需要……】

    冰冷的提示声,回荡在两人一猪的耳边,也证实了钟南的话并非作假,真相被解开,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钟南口中的那位叔叔。

    只是这真的是真相么??他看着还蹲在地上哭的钟南,默然的脸颊上终是露出几分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