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十七章:附灵之术

第十七章:附灵之术

    【纸匠书】

    八门杂学传承之物,如不能得到上一任主人肯定,无法获取。

    附带被动1:折纸

    纸匠基础技能,令携带者具备折纸的基础手艺。

    成功率:请自行练习。

    附带技能1:控纸术

    可控制一个到两个纸人,纸人可装备武器,但纸人总重量不可超过30克。

    控制效果:请自己练习。

    每次持续时间30分钟,如需加钟,每10分钟额外消耗2点剧本分。

    冷却时间:5分钟。

    每次使用消耗2点剧本分,如双纸人,消耗翻倍。

    附带技能2:附灵

    对普通纸章进行附灵加固,能够令纸章变得更有韧性,强度增强。

    具体效果,视材料而定(手纸无效!)

    每次使用消耗3点剧本分。

    以上为基础鉴定效果,如想要提升技能,请设法深度鉴定。

    看着浮现在面前的信息,纵使自己对这些道具卡还处于很陌生的阶段,心里也能预感到这件道具的重要性。

    他忍不住将当时李老汉的神情重新在脑海中复盘一边。

    深邃的目光在这张道具卡上思量了许久,嘴角终于忍不住地上扬起微妙的弧度,随后更是笑出声来。

    当时李老汉说了很多东西,却从未讲到实质上,可以理解为他说传授自己纸匠的手艺也好,让自己保存这本【纸匠书】也罢,全都是在画大饼。

    只是可能李老汉做梦都想不到,他的饼画着画着就成真了!

    如果不是他点头首肯,这本【纸匠书】自己是决然无法从剧本空间带出来。

    现在想想,还真是……缘,妙不可言啊。

    看徐童久久不语,一个人对着空气傻笑,站在柜台前的少女终于忍不住了。

    “你好了没有,我的脸究竟怎么了!!”

    她锁着眉头怒视着徐童,如果这家伙胆敢给自己说假话,自己绝对会宰了他。

    毕竟因为这张脸,她昨天一整天都没有睡好觉。

    见女人已经快要发火了,徐童只能收敛了思绪,轻咳两声,随手拿起桌上的纸。

    双眼在她的那张脸上仔细审视着。

    “你的脸上粉擦得太多了,可这不能掩饰掉脸皮上浮起的斑点,你把眉毛画的得浓,可并不配你的脸型,我们可以考虑下局部吸脂,激光除斑,截骨矫正手术可以保证不会留下任何手术痕迹。”

    他认真的在女人的脸庞上寻找着一切可能的缺陷,听着他嘴里一处又一处的问题。

    少女脸色一时阴晴不定,心里已然暴躁到了极点,桌子下,可以听到哒哒的响声,却是不知道是什么在响。

    突然,徐童话音一顿:“总而言之,你的问题挺多,但都是小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

    少女眼皮不自主的跳起来,一只手不自觉放在了桌子下面。

    这些小动作徐童当然看在眼里,但却像是装作没看见一样,默默拉起少女另一只手:“如果我说了,我会死,你信么!”

    “嗯??”

    少女桌下的手一紧,片刻才笑着道:“那你先说说看啊。”

    “有些话说出来就没了意思,我写在了这张纸上,想知道,你就打开看。”

    少女低下头,一枚绽放着纸花的戒指已经被套在了手指上。

    “Only you……”

    桌上的收音机,被人轻轻按下了播放键。

    灯光照射在她的脸上,本是苍白的脸皮下,居然罕见地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愣神之际,突然一只手从后面狠狠拍在少女的肩膀上,没等少女回过神,身后就传来了她讨厌的调侃声:“咦~~这是铁树开花,百年一见啊,人都走了,你还愣什么呢。”

    少女抬头一瞧,徐童的背影已经消失在玻璃门后。

    再回过头来,不出意外的正是之前作为剧本杀主持人的那位江南女子。

    她一身紧致的旗袍,将完美的曲线展露无遗,轻摆着手上的纸扇,一双妩媚的大眼睛,正盯着她手上的戒指。

    “你个小妖精,看我不劈了你的这张嘴。”也不知道是被撞破了好事,还是被她调侃的恼火,少女恼羞成怒的抡起桌子下面的斧头,朝着女人劈上去。

    对方侧身一躲,嘴上还是不饶人道:“哎呦,这哪来的野男人,才摸了下手,就这样,这要是给你吃点棒子蜜,你还不把这家给拆了啊!”

    说着女人抡起手上的扇子,朝着少女的脸砸下去。

    收音机的音乐还在继续播放。

    吧台的灯光下,两个身材诱人的女人扭打在一起,开始还很正常,可扭着扭着,一旁墙上的影子就开始越发扭曲起来……

    可惜这些徐童没看到,不然少不了要多欣赏一会。

    他一脚踏出大门后,眼前已然是行人如梭的大商场,回头看去,剧本杀的门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同仁堂大药店的房门。

    门上的显示屏还闪动着促销打折送鸡蛋的标语。

    深深的长吸口气,闭上眼睛,脑海闪烁过自己从桌上镜子里看到的东西,不禁咧嘴一笑:“真刺激,又活了一遭,嘿嘿。”

    说完,他便转身直奔向一旁金店走去。

    阳光透过洁白的窗纱,音响里正播放着一首名为《西伯利亚狂风》的小提琴奏乐。

    纯色的刀叉轻轻切开盘中的牛肉,不急不慢的送入口中,偶尔他会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开元湖上折射的粼粼波光。

    在如此阳光明媚的午间,换作谁的心情都不会太糟糕。

    但徐童例外。

    只见房间里,无论是床上,还是地上,乃至是沙发上,无不被洒满了各种各样的纸章,垃圾桶里更是被捏废的废纸给堆满。

    一旁的小桌上却是摆放着各种精巧的物件,有被他折成了元宝,也有的被他折成了匕首。

    甚至不乏有小牛和憨憨的小猪,神态惟妙惟肖,看上去更像是一件手工艺品。

    甚至就连眼前对刀叉,也是经过他用附灵后的产物。

    刀叉切割牛肉时,不时在盘子上发出沙沙的摩擦声,看上去几乎和真正的刀叉一般无二。

    但仅仅如此,他并不满意。

    因为附灵的成功概率简直低的吓人。

    经过这两天他不眠不休的在房中实验后,总结出了一个附灵成功的概率。

    对于那种自己从寿材店里购买的普通黄纸,附灵的概率为60%

    这个概率并不算高,经过这两日疯狂的练习后,已经被提升到了65%的程度。

    可这些黄纸,即便是经过了附灵,硬度和韧性也依旧达不到自己的需求,别说杀人,就连杀只鸡都不可能。

    所以他另辟蹊径,改动硬度更高的纸,如4A纸,结果依旧不是很如意,成功的概率只有50%。

    不,甚至有时候还没有50%

    他还准备了银箔和金箔,结果银箔还偶尔能成功一次,金箔到此刻依旧没有成功。

    为此他已经花费了足足80点剧本分,完全是在疯狂烧钱。

    不过收获也不是说没有。

    附灵上的失败带来的是控纸术上极大的反差。

    以至于现在他连吃饭都懒得动手,任凭桌上两个抱着刀叉的纸人来喂进自己嘴里,或许是太累了,他闭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这时候音乐播放结束,开始随机播放起当地的新闻联播。

    除此之外还有最近车祸频发,开车要注意安全等消息,听着听着,徐童耳朵一动,缓缓睁开双眼。

    只听新闻中正插播着这样一条报道。

    “昨日,国家非遗文化馆创办人,李启祥老先生遗憾离世,他的手工风筝,创造了世界多项纪录,其中最大的风筝,中国龙更是全长87米,神龙活灵活现,五十七节龙身,代表着五十六个民族……”

    听着新闻的报道声,徐童不禁深深的陷入进沉思中,过了片刻,他猛地坐起身,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

    论手艺,自己就算是在这里闭门造车十年,也未必能琢磨出什么门道来,所以他打算去老城走走,他记得那边似乎有一条街,是专门做寿材的。

    然而就在他的手准备拉开门锁时候,突然一呆,看着门把手上那张泛着紫光的邀请卡,不禁颇为意外道:“咦?怎么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