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一章:突遭横祸

第一章:突遭横祸

    “呜~~~呜呜~~~”

    “韶山升起红太阳哎,东方大地亮堂堂喽,韶山升起红太阳……”

    洪亮的歌声,随着火车回荡在这片景秀山林间。

    阳光透过窗口照射在他的脸庞上,透过车窗可以看到眼前茂密的丛林,高大笔直的树木。

    暖暖的清风从车窗外吹进来,令人感觉格外的舒服。

    借着车窗玻璃的折射下,一张和清瘦的脸庞出现在他的视线中,这张脸和自己原本的模样截然不同。

    很端正的五官,眉宇间透着一股浓浓的书生气,浓眉大眼,头上戴着一顶小帽。

    这时,他斜眼扫视在自己的手上,只见手中正握着一本笔记。

    只见笔记本上,一行行工整的钢笔字,将这一页纸章写的满满的。

    1968年6月20号,天气晴。

    我被安排下放到一个叫做黑林普丘的地方做护林员,出发当天,我在地图上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这个地方。

    他们说那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但从他们的眼神里,我只看到了四个字……穷山恶水。

    他把笔记合上,只见本子上整整齐齐写着,陈邵国三个字,显然这个陌生的名字,正是自己要扮演的角色。

    “邵国!”

    就在他愣神间,一个梳着大辫子的女孩走到她身旁,徐童抬头一瞧,脑海中已然浮现出关于她的信息。

    这个女孩叫傅秋玲,他们是中学同学,自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孩子,两人也是青梅竹马。

    女孩坐在他面前,把两个鸡蛋悄悄塞进他的手里。

    “邵国,等我们回去,一定要等我!”

    徐童愣了一下,还未等说什么,只见火车已经停了下来,领座的几个女孩立即喊着她马上下车。

    “等我啊,一定要等我!!”

    女孩用力摆着手,在人群推搡中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车厢里的人一下少了大半,方才的欢歌笑语也一下没了声音,目光四下打量了一通,却也没见到丧狗以及之前那三个团队的人。

    但自己的相貌都得到了改变,其他人的相貌恐怕也是如此,只是……

    他想起主持人把自己推进门的那段话,手上的钢笔不自觉的在笔记本上随意乱画起来。

    就在他沉思冥想,这个老娘们是不是在诓自己时,领座上的谈话声吸引了他的注意里。

    “爷爷,真的有神仙么??”

    邻座的小孩举着一本小人书,想着老人询问道。

    老人笑了笑道:“当然有了,他们活着的时候,做了许多好事,最后牺牲了自己,铲除了恶人,被人们奉为神仙啊。”

    老人说完,就惹得一旁儿子儿媳脸色顿时十分难看,两人狠狠瞪上老人一眼,儿媳一把夺过孩子手上的小人书随手丢在地上。

    儿子的更是面色为难的低声道:“爸,别瞎扯,什么神仙,都是假的。”

    火车上的人齐刷刷的看过来,让老人难堪的转过身去,却也不敢再说什么。

    徐童随手把地上的小人书捡起来,随意翻看起来,书的质量简直垃圾的掉渣,里面多数图像都印成了一团黑乎乎的影子。

    这一看就是某个三无小作坊的产物,里面的故事更是简单可笑。

    说是有个叫做人们遇到了旱魃,千里荒原颗粒无收,许多道士和尚来降妖,都被旱魃打的屁滚尿流,生吞活剥。

    这时候来了个陆记的道士,道士知道自己打不过旱魃,于是就骗旱魃说,自己身上有灵丹妙药,就骗旱魃把他给吃了下去,于是他从旱魃肚子里开了个窟窿,杀掉了旱魃。

    故事很简单,而且漏洞百出,不过他还是看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刚刚看完,火车就已经停了下来。

    “陈邵国!!陈邵国!!”

    车子刚刚停下,就见一个穿着羊皮袄的村民,扒在车窗旁大声喊着陈邵国的名字。

    与此同时,徐童耳边也传来了提示声。

    【主线任务1:前往黑林普丘】

    【任务目标:请在三十八小时内赶到黑林普丘。】

    【任务提醒: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吃太饱。】

    “陈邵国!!陈邵国!!”

    看着火车就要开了,却还是没找到那个所谓的陈邵国,牧民老巴特有些着急了。

    “没错啊,就是这辆车啊,这小子不会是逃了吧??”

    老巴特嘀咕着,不死心的又扒在车厢窗户上喊起来。

    “陈邵国!!”

    可惜还是没人回应,眼看着火车已经缓缓动了起来,老巴特心里焦急的追上去想要再看两声,哪知道刚跑两步,突然就觉得身后有什么人撞了自己一下。

    一时脚下一歪,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脑袋朝着火车轱辘地下撞上去。

    好在这时,身后突然有人一把抓在他领子上,硬生生的把他给往后拽回来。

    “哎呦!”

    一屁股坐在地上的老巴特,看着已经行驶的火车,脸都吓得煞白,下半身双腿都是软的。

    这要是一头摔进去,自己这条命怕是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老同志,没事吧!”

    回头一瞧,只见一名青年正背着行囊站在他身后,一脸关切的询问道。

    “没没没……没事!!”

    老巴特嘴上说着没事,可连说话都不利索,毕竟刚从鬼门关里走过一遭,换作是谁需要时间来缓缓情绪。

    “来,喝点水,缓缓。”

    徐童伸出手把他拉在一旁椅子上,把腰间的水壶打开,给老巴特喝上几口。

    这让才让这位看上去已经五十出头的老汉情绪平复下来。

    “哎,你说,刚才那家伙撞了人就跑,连句对不起都不说。”

    徐童指着远处早就没人的方向骂咧咧的地道:“不行,我帮你追他!”

    老巴特惊魂未定,加上人还没接到,也没有心思去追究,只说:“算了算了,谢谢你啊小同志,要不是你,我老巴特的命就怕是交代在这里了。”

    说着老巴特仔细打量面前这位青年一眼,见他唇红齿白,五官端正,皮肤白昼的模样,不禁一愣:“你是不是从京里来的那个……陈邵国啊。”

    “您怎么知道?”徐童一脸诧异。

    “哎呀,我找你半天了,小同志啊,我是咱们林场的,接到通知我提前一天就守在这,就怕和你错过去了。”

    老巴特一拍大腿满脸欢喜,从椅子上站起来,满脸热情的拉着他的手:“可等到你了,刚才你还救了我命,你说,这不是巧了么!”

    其实老巴特心里对这次任务非常抵触,是上面千叮万嘱,林场里的领导,专门催促他提前一天来的。

    他这一路上都快把陈邵国祖上十八代问候一个遍了。

    只是方才若是没有他,自己这一下就要滚进车轱辘底下,怕是连个囫囵的全尸都留不下。

    “是是是!这就是缘分啊。”

    徐童连连点头,心说从车子靠站时,自己就盯着他能不巧么。

    两人寒暄一阵后,老巴特带着徐童出了车站,为了报答徐童的救命之恩,老巴特自掏腰包,用一张半市斤的粮票换了两碗黑凉粉,一壶老酒。

    满满一碗的凉粉端上来,一股酸溜溜的醋味就弥漫开,只见黑乎乎的凉粉上撒着一把青葱和一勺的辣椒,卖相虽然不好,可味道却是细腻爽滑,一口吃下去,只觉得在车里积压的闷气顿时烟消云散。

    徐童扒拉了几口,心里记得任务的提示就没敢多吃。

    老巴特见他吃不完,就索性连他剩下的那份一起吃了,扒拉扒拉碗底,连调制的汁水都喝得一滴不剩。

    吃饱喝足,两人也不敢耽搁,赶忙动身上路。

    这次为了接他,林场还特意派出了厂子里唯一的马车来接,徐童坐在马车上一问才知道。

    原来所谓的黑林普丘,距离他们现在所在的罗平乡,还有一天的路程。

    他们要连夜赶路,到明天夜里才能赶回去。

    听到这,徐童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几下,心里顿时有些后悔没多吃点东西。

    不过还好,有了上次挨饿的经历后,早在这次进入剧本世界前,他已经往道具册丢了几个牛肉饼和几个包子,以及几瓶矿泉水。

    路越走越窄,到后面干脆就没了路。

    马车碾在坑洼不平的草丛里,颠簸晃荡,老巴特已经习以为常了,徐童却是差点被晃蒙着过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时间,天已经黑了下来。

    头顶群星闪烁,密密麻麻的繁星,放在现实中有些人一辈子都未必能看到。

    “小陈同志,你看那边啊,以后别的地方你随便去,唯独那边那片山你可别进去。”

    徐童坐起身子,循着老巴特的方向看,只见远处一片黑漆漆的影子,什么也看不到。

    老巴特继续道:“那边多是生苗,不欢迎咱们这些外人,而且山深林大,要是没有熟人带路,人就要困死在里面。”

    “哦!!”徐童不以为然地点点头。

    两人正说着话呢,突然脚下的马猛的停了下来,任凭老巴特催促也不肯走。

    “畜生,走啊!”

    老巴特抡起马鞭子狠狠抽上几下,可无论怎么抽,马儿也不肯走,就在老巴特心中恼火的时候。

    猛不丁就见远处树林里,一个模糊的白影,白色的影子,看不清楚真容,但依稀能看出像是个女人的身影。

    影子像是随着风儿飘过来一样,这时候一旁的山林里开始传来一阵诡异的尖叫声。

    “是……是……老神仙发怒了!!”

    见状,老巴特似是想起当地的那个传说,不禁脸色大变,赶忙从马车上跳下来:“匍匐在地上,使劲的朝着前面的白影磕头。”

    可他越是磕头,周围的树林里的叫声越是瘆人。就在老巴特已经被吓的浑身止不住发抖的时候。

    徐童本是好奇的看着前面的那团白影,心想自己这要是脱了裤子冲上去,是她跑,还是自己跑。

    心里纠结时,突然他耳朵一动,不禁抬头看向身旁那片山林,只见头顶树林里一阵树木的碎裂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滚了下来,顿时脸色一变,拉起地上的老巴特朝着前面扑上去。

    两人刚扑在地上,顿时间一颗巨大的石头,从斜坡上滚下来“咣”的一声,连马带车顿时被砸成了肉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