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五章:专家组

第五章:专家组

    “滋~~~”

    肥美的羊肉串在炭火下溢出金黄色的油脂,油脂滴落在炭火上,更是弥漫起一股肥美的香味。

    “队长!”

    坐在沙滩椅上的丧狗仰起头,看着队员们朝着自己挥手的样子,嘴角挂起一抹微笑。

    “队长,快点来,咱们这次任务完成了,就该好好庆祝一下。”

    两个队友上前拉起他的胳膊,把他从沙滩椅上拽起来,来到烤架前。

    一串烤得香喷喷的烤串递在他的手上,丧狗刚要张嘴去吃,猛地的嗅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再仔细一瞧手上的烤串,顿时傻眼了。

    只见手上的烤串,居然是一颗颗血淋淋的眼球。

    “吃啊,快点吃啊!!尝尝我的手艺啊。”

    队友们热情的催促着,丧狗头皮一麻,随手把手上的烤串丢掉,愤怒的抬起头一瞧,入眼的却是一颗颗血淋淋的脑袋,每个人的眼睛被挖了出来,空洞的眼窝犹如深渊凝视着自己。

    “吃啊,是我们瞎了眼,才认你做队长,你快吃,快吃啊!!”

    “啊!!”

    看着围上来的队友,丧狗终于忍受不了的尖叫起来,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只是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入眼的却是挂满咸鱼的屋顶。、

    “呼!原来是在做梦啊。”

    发现自己居然是在做噩梦,丧狗长长的吐出口气。

    “醒了!!”

    这时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回头一瞧,只见徐童正坐在床沿,手上拿着一本书笑眯眯的看着他。

    “是你啊!”

    看到是徐童,丧狗这才松了口气,但很快他突然想起什么,伸手一摸自己的小腹,本该是被洞穿的腹部,此刻被纱布紧紧缠绕着。

    “是你救了我?”

    他心头一动,向着徐童问道。

    “不是,咱俩命好,王警长他们带人赶了过来,再晚一点,就不好说了。”

    徐童大概把昨天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通,当时丧狗的伤很严重,林场根本没有医生。

    唯一懂点医疗常识的扬观锦,更是被他的伤口吓得手足无措,她只学过简单的护理,包扎,上药,但对于这样严重的伤口,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关键时刻还是他临危受命给他缝合了伤口,不然现在躺在床上的恐怕就是一具尸体。

    “呼!!”

    听到这,丧狗终于长长的吐了口气,从床上坐直身子,咧嘴一笑道:“嘿嘿,没发现你这个兽医还挺靠谱的。”

    徐童没说话,目光看了眼他腹部的伤口,不禁皱了皱眉头。

    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丧狗神秘一笑,手中多出一个药瓶:“别担心,有这个只要我不死,多重的伤都能快速愈合。”

    他说着把药剂一口饮下去半瓶,剩下半瓶则是直接丢给了徐童:“给你,当作报酬吧,关键时刻能保命。”

    徐童接过来一瞧,玻璃瓶里是鲜红色的药剂,随手丢进道具册内。

    【道具:肌肉恢复药剂(初)】

    【使用说明:服用后能够快速恢复肌肉损伤,治疗身体遭受到的物理伤害。】

    (注:对于断肢、残废、功能缺失等伤害无法复原,伤口超过两天,药剂效果减半,超过五天则无效。)

    “这么多药物,我看你比我更像是个医生。”

    徐童看着丧狗给自己的药物,不禁好奇的询问道。

    对此丧狗嘿嘿一笑,面色得意地说道:“嘿嘿,这个药剂可是好东西,就算是在展会上也没得卖,只有我才能通过一些特殊渠道用剧本分购买下来。”

    “展会??”徐童一挑眉头。

    “对,大概是每周日会有一次,你可以通过剧本馆进入展会大厅,哪里是专门给玩家做交易的地方,除了药物,还有很多你想不到的道具。”

    丧狗一边解释着,一边把自己腹部的纱布接下来。

    然而随着纱布解开,丧狗脸上的笑意,顿时僵在脸上,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腹部被缝合起来的伤口。

    “别告诉我,这他妈的是你给老子缝的!!”他霍然抬起头,上前拽起徐童的领子!

    徐童对此表示非常遗憾:“抱歉,林场……不,我想这个时代,应该也没有可吸收缝合线,所以只能用普通的棉线帮你缝合伤口。”

    “混蛋!!我没问你这个,这个该死的小猪佩奇是怎么回事??”

    丧狗指着自己的小腹,只见他消瘦的肚皮上,一根根棉线在他的肚皮上绣出一只小猪佩奇的图案。

    这让自诩钢铁直男的丧狗,差点就要忍不住把眼前这个混蛋活生生掐死。

    “马上给我把线给拆掉!!”

    他指着自己的小腹咆哮道。

    对此徐童再次遗憾的表示:“肌肉恢复药剂的效果太好了,现在线和肉都长在一起了,如果要拆也可以,需要动刀子把伤口重新切开,你确定要拆??”

    丧狗看看自己的小腹,不禁犹豫起来:“真的??”

    “真的!”

    徐童手放在自己左胸,向丧狗保证道:“我用我的良心发誓!!”

    “鬼才相信你的良心。”

    丧狗嘴上骂咧咧的,但手还是放开了,便找上一件衣服套在身上。

    “昨晚上,我闯进去的时候,被人给暗算了,对方似乎还擅长精神攻击,咱们这次遇到硬茬子了。”

    丧狗说起昨晚的经历他闯进房子后,想要和对方肉搏,结果对方居然不仅实力远远高于他,甚至还有某种精神攻击,最麻烦的是自己的攻击,居然完全没有起到效果。

    无论是刀砍,还是他能力,似乎都被对方用某种特殊的手段给抵挡了下来。

    “那你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了么?”

    徐童追问道。

    “男的,年纪大概四十岁出头,身高应该是一米七五左右!”

    丧狗努力回忆着当时的细节,至于男人的脸他却没有看清楚,那家伙的脸上像是蒙上了什么东西,根本看不清。

    徐童拖着下巴,脑海中已经根据丧狗的话,勾画出了一个模糊的轮廊,但这个轮廊,林场里面没有人符合。

    也就是说,昨晚上夺取黄金匕首的人,并不是林场的人。

    “不!应该还有一个人!”

    他想起那些猴子来,对方不可能在和丧狗交手的同时,还操控猴子攻击自己。

    也就是说,还有人在现场,而且这个的是冲着自己来的。

    想到这,徐童把昨天杀掉的猴子尸体丢出来。

    看着这么大的猴子,丧狗也不禁吃惊地张了张嘴,仔细在猴子的尸体上检查一翻后,思虑道:“难道说,昨晚上两个人,一个去夺刀,一个来杀你?”

    说完他不禁仔细审视起徐童:“可我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杀你?你一个穷学生,又能有什么威胁值得对方一而再地动手杀你??”

    这个问题,徐童现在也没想明白,正要开口询问丧狗,那把黄金匕首有什么特殊性时,突然丧狗挥挥手,示意有人来了,只听门外一阵脚步声靠近。

    “李四叔!!”

    没一会扬观锦的喊声从门外传来,随着房门被轻轻推开,只见她抱着一揽子鸡蛋走了进来。

    看到丧狗竟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小脸上顿时慌了神:“李四叔你怎么就起来了,快,快点躺下,你的伤那么重,要是伤口裂开了可怎么办!”

    说完不忘向一旁徐童抱怨道:“你也是,怎么不看着点啊!”

    扬观锦说着就要帮丧狗检查伤口,吓得丧狗赶忙躺回被窝:“不用了,不用了,我的伤已经不碍事,不碍事了!”

    丧狗可不想让扬观锦发现自己的伤口居然已经彻底愈合了,更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肚皮上的小猪佩奇。

    见丧狗如此坚持,扬观锦只能任这他的性子,把鸡蛋放在桌子旁,嘱咐道:

    “四叔,王队长也没想到,这次的事情,会这样凶险,他本来是想来慰问你的,结果上面来了电话,说是有什么专家组要来,他昨夜天没亮就匆匆的开着车去接了,这鸡蛋啊是王队长特别慰问你的。”

    “专家组!!”

    徐童和丧狗目光相视,彼此有种不好的预感。

    扬观锦点点头继续道:“对啊,听说是首都来位大专家,刚好就在我们县考察,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说这里出土了一把黄金匕首,就匆匆带着人来了,这会估计这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扬观锦话音刚落,三人远远就听到林场外传来车子的鸣笛声。

    “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我去看看,四叔你多休息啊。”

    扬观锦说着就出了门,只留下徐童和丧狗面面相视。

    “走出去看看!”

    丧狗想要往外走,却被徐童拦了下来:“昨晚上你刚被捅,半条命都没了,现在你就跑出去?这不是不打自招么?”

    “那怎么办啊”

    丧狗皱起眉头,他想要尽快确认,所谓的那一伙专家是否就是他所担心的那伙团队成员。

    如果真的是,他们俩接下来就更被动了,少不了要被这些人排挤,或者是当做炮灰也不一定。

    徐童缓缓转过身,目光看着丧狗:“其实,我还有个办法。”

    “什么……噗!!”

    丧狗眉头一动,刚张开嘴,两眼顿时猛地一瞪,低下头只见一把银色的匕首正插在他小腹上……

    徐童身子贴上前嘴唇微动,用很轻的声音道:“做个死人就是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