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十六章:相认

第十六章:相认

    “王队,咱们走已经走了一晚上了,休息一下吧。”

    “是啊王队,您是退伍军人,我们可没您那么好的体力,休息一下吧。”

    跟在后面的警员开口抱怨着。

    王队看着眼前几乎望不到尽头的山林,心里急的和猫挠一样,但回头看看跟在身后这几位就警员,确实已经累的够呛,点点头,还是让大家暂时休息一下。

    他走到老巴特身旁道:“还有多远?”

    老巴特摇摇头:“以前听丫头说过,山里面有一座废弃的古城,但具体位置我也不清楚,我已经做了二十年牧民,太久没有上山了。”

    老巴特看看周围的山林,一时面色为难起来。

    他这倒不是说假话,就算是常年上山的猎户,如果中断了三四年时间,再进山也是要迷糊一阵。

    更何况他已经二十年没有进过这片大山,如今着山再看上去,无不透着一股陌生感。

    “你女儿见过那座古城??是什么模样??”

    一旁周华盛闻言赶忙凑上来询问道,想要从老巴特嘴里问出点线索来。

    但老巴特看到他,就满脸冷色,冷哼一声扭过头去,显然一句话都懒得和这家伙说。

    周华盛讨了个冷钉子,只能一脸尴尬的坐回自己的那块石头上。

    这时,远处草丛里突然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

    “有东西!”

    突然一名警员指着前面草丛喊道,顿时所有人脸色一变,迅速举起手上的枪,小心戒备起来。

    这里是深山老林,山里的猛兽绝不是开玩笑的,他们手上只有手枪,要是遇到老虎、狗熊都未必能全身而退。

    “不要动!”

    王队挥挥手,示意众人冷静下来,目光盯着草丛,只见草丛沙沙的作响,似乎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声音一下停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只听草丛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有人嘛,是谁??”

    听到这声音,坐在地上的老巴特两眼一亮:“是观锦!”他一拍大腿:“观锦,观锦这边!!”

    说着只见老巴特跳起来往草丛里跑。

    王队紧随着跟了过去,众人拨开草丛,果然是被杨子轩他们带走的扬观锦。

    只见她满脸泥沉,见到了老巴特后,两眼一红,上前紧紧抱住老巴特开始抽泣起来。

    “有没有受伤啊,我看看!”

    老巴特抱着她的头,急切的检查着,生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受到一丁点伤害。

    一旁王队等人也松了口气,虽然人家父女团员,有些大煞风景,但王队还是厚着脸皮上前询问道:“小扬同志啊,你没事就好,我们都很担心你啊,对了,你是怎么跑出来的,那些家伙又在哪?”

    扬观锦愣了一下,湿润的眼眶顿时就绷不住了,豆大的泪珠子吧嗒吧嗒的落下来,看的老巴特心都要碎了。

    “他们要我带路,恰好山里起了大雾,我趁着他们不注意就跑了出来,他们还在后面追我,王队长,你可千万别放过他们。”

    扬观锦的脸白得不成样子,双眼已满含泪水,以致瑟瑟抖动的睫毛像在水里浸泡了一样。

    见状是个男人都要被激起保护欲来,更何况他们来这里的目标,本就是冲着杨子轩他们这伙人来的。

    一个个拍着胸脯,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把那三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抓过来,给小杨同志磕头认错。

    不远树丛里,徐童和丧狗缓缓低下身子。

    “这小娘们学的还挺快的,你才教了一遍,就学的和真的似的。”丧狗竖起大拇指,一脸佩服的模样。

    “凑合!”

    徐童摇摇头,显然对扬观锦的表现并不是很满意,但从他嘴里说出凑合两字,可见扬观锦的进步还是很大的。

    要知道之前每次扬观锦的演技,在他里都是慢慢的鄙视和嫌弃。

    “你现实里不会是中戏的老师,或者演员吧??”丧狗突然对他现实中的身份充满了好奇。

    徐童眯着眼看向丧狗:“要不你来找我,咱们也组建个团队。”

    “不不不……”哪知道丧狗闻言,脸色一变,连连摇头。

    “你这家伙玩的太疯,老子陪你玩这一次就算是够意思了。”他说着指了指身上这一身张虎的衣服。

    三百剧本分可不好拿啊,这不刚拿到手还没热乎,就被徐童要求穿上了张虎的衣服,去把王队引向杨子轩他们的方向。

    这个任务,说难不难,说容易却是胡扯。

    不难是因为他能嗅到杨子轩他们身上的气味,要找到他们并不是难事,只见他找到徐童也正是凭借这份本事。

    但找到杨子轩他们容易,问题是自己能不能轻松从杨子轩、熊涛以及王队两方人的眼皮子底下脱身才是难事。

    一旦自己被暴露,他们发现了自己,那麻烦就大了,怕是两边不打了,先把自己给集火喽。

    所以说,徐童给他三百剧本分,让他连拒绝的权力都没有,不然凭什么拿这么大一笔横财。

    徐童闻言顿时有些小小的遗憾,他的话虽然有着半开玩笑的意思,但何尝不也是一种试探性的邀请。

    虽然丧狗并非是他最理想的队友,但绝对是一名最合格的队友。

    有着超级强大的嗅觉能力,还有特殊的药物渠道,更难得珍贵的是,这家伙人品还不错。

    相信把丧狗放在任何一支队伍里,都会是不可或缺的核心成员。

    “不扯了,该老子登场了,不过我要是演砸了你可别怪我,毕竟我可没那么好的演技!”

    丧狗说着站起身,只见他手上多出一个纸面具,面具往脸上一套,远远的粗略一看居然和张虎的模样已经有了七八分相似之处。

    这个面具是徐童临时做出来的,可惜他手上材料不够,加上时间比较赶,否则能做的更好。

    即便达不到宋老的那种惟妙惟肖的程度,怕也是能做到八九分的相似,如果再加上点化妆品遮掩,相信效果一定更好。

    徐童心里琢磨着等这次回归后,一定要好好采购一翻。

    只见丧狗身子往前一扑,人已经冲出十多米外。

    “臭小子,总算找到你了!”

    很快,他就听到不远王队的怒吼声,以及两声急促的枪鸣声。

    抬头一瞧,只见王队带着人已经追了上去,树林里只剩下扬观锦、老巴特、周华盛以及两名被留下来的警员。

    顿时气氛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老巴特斜着眼,冷眼盯着一旁周华盛,不急不慢的从袖子里拿出一根长鞭。

    扬观锦瞪着周华盛,眼底闪烁着冷冰冰的恨意,像是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周华盛开始很莫名其妙,被这两人盯着,浑身都有种不自在的感觉,待察觉到两人看自己的眼神越发不善起来,他心里总算是开始有些发毛了。

    终于老巴特似乎再也忍不住了,拿起手上的鞭子,猛的站起来道:“畜生,你还认不认得我!”

    周华盛闻言一呆,硬着头皮回应道:“呵呵,老同志,我怎么会不认得您呢,您不是林场的老牧民老巴特么?”

    “哼哼!”老巴特闻言顿时冷笑起来:“你还真是没心没肺的东西,难道你忘了二十多年前,是谁把你从熊嘴下救出来的么?”

    说着只见老巴特撩开自己的袖子,露出两道狰狞的疤痕来。

    看到老巴特手上的伤痕,周华盛顿时浑身一震,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尖叫道:“是你!”

    瞬间他不禁回想起当年,自己带着队伍在山里考察,结果遇到了熊瞎子,若不是那个猎户,自己现在早就是一堆黄土了吧。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那个猎户把他扑飞出去,结果手臂被熊爪撕开了两道口子。

    而眼前这两道口子居然出现在老巴特的手臂上,这让他万万没想到。

    周华盛不禁眯着眼睛仔细审视在老巴特的脸上。

    之前不觉得,可现在仔细一瞧,这张满是沧桑的脸颊逐渐和他模糊的记忆相对应起来、

    “怎么可能?你……你不是应该死了么?”

    “哼,你还没死,我怎么敢死呢!”

    老巴特说着举起手上的鞭子,朝着周华盛迎头盖脸的抽上去。

    “啪!”的一声鞭响,顿时周华盛的脸上立即多出一道印子来,疼的他满地打滚。

    “别动手!!”本着看热闹的两名警员,见情况不对劲,赶忙要上前阻止。

    这时,一旁扬观锦口中吐出一只虫子,和之前的不同,这只虫子生有一对薄如蝉翼的翅膀,快速从两名警员面前一闪而过,只留下一股说不出来的香味。

    两人只是轻嗅上一口,顿时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见状,周华盛脸色更加诡异了,双眼瞪圆了看着扬观锦,尖叫道:“蛊术?你怎么会……”

    “我当然会,苗家的孩子出生的时候,就会被种下母虫,传女不传男,难道我娘没告诉过你么?”

    扬观锦冷着脸说道。

    “你娘!!”听到这周华盛如遭雷击,呆呆的看着扬观锦,震惊道:“你是……我……”

    “畜生,你们汉人常说虎毒不食子,你当年那么狠心烧了整个寨子,老天真是瞎了眼,居然还让你活到现在!”

    老巴特等着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此刻这么多年的怒火终于要宣泄出来。

    “不……不是我……是他逼着我干的,不是我啊!”

    周华盛脸色惨白,尖叫着为自己辩解道,但老巴特已经听不下去了,举起鞭子就要抽死这个畜生。

    眼见情况不妙,周华盛抓起一把泥土朝着老巴特洒过去,随后转身就往身后树林子跑。

    老巴特见状,赶忙就要追赶,却被一旁扬观锦拉住了袖子:“别,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再等等。”

    “沙沙沙……啊……”

    也不知道跑了多远,是什么方向,乱跑一气的周华盛突然脚下一滑,一脚踩了个空后,身子一歪一头摔土坑里去。

    本来就一把年纪,周华盛瞬间就觉得小腿阵阵巨疼袭来,低头一瞧,只见整条腿已经鲜血淋漓,一根断裂的木头正扎在他的小腿上。

    “呜呜呜~~~~”

    巨疼之下,他险些就要晕死过去,却是咬着牙关一个声音都不敢都不敢发出来,双手紧紧抓着衣服,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吓到了,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需要帮忙吗?周老先生!”

    就在周华盛脑子里一片大乱,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你!!”

    周华盛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眼前凭空出现的徐童,不禁又惊又怒,满脸怨恨:“是你这个骗子!”

    他恨不得把徐童抽筋扒皮,如果不是这个该死的骗子,自己此刻怕是已经在杨子轩他们的保护下,早早就找到了升仙局才对,怎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见他愤恨难平的模样,徐童不禁笑了,笑容里透着玩味:“既然你这么不想看见我的话,那我走?”

    听到这,周华盛神色一呆,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大腿,终究还是认命的发出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