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十九章:小丑竟是我自己?

第十九章:小丑竟是我自己?

    “轰!!”

    山谷里一声愤怒的咆哮下,紧随而来的便是一道肉眼可见的风暴迅速将整个山谷夷为平地。

    大片的树木和石头、顷刻间被切割成两半,可怕的杀伤力简直骇人听闻。

    顿时间整个山谷那些猴子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结束了!”

    随手唤出飞刃,一刀贯穿进老猴王的脑袋后,杨子轩空洞,缓缓拿出一把雨伞撑开,“哗啦啦啦……”艳红的血雨骤然泼洒下来。

    如此可怕的力量,自然无法逃脱不了等价交换的原则。

    耳边不断传来自己力量被削弱的提示声,杨子轩眉头皱了一下,从道具册里拿出一瓶银色药剂,这瓶药剂明显和之前丧狗给徐童的【黄符水】较为相似,都有着驱逐反负面的效果。

    但显然他手上这一瓶,效果和级别远比的【黄符水】要高得多。

    将药剂一口饮尽后,他回头看了一眼不远的树林,冷着脸坐在石头上,像是在这里等待着什么的人一样。

    闲暇之余,还不忘从道具册里拿出一根雪茄,放在鼻梁下轻嗅上几口。

    雪茄独有的香味,令杨子轩的冷酷的神情逐渐缓和了许多。

    随后不急不慢地拿出火机,慢慢熏烤着,直至雪茄均匀地烧至碳化后,眉头一挑,随手一将手上这根雪茄向着前方抛出去。

    碳化的烟头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的火红色的痕迹,不偏不倚的正落在徐童的手上。

    只见徐童一行人迈步从树林里走出来,看到眼前被抹平的山谷,丧狗等人不禁暗暗咋舌。

    徐童把雪茄放在鼻梁前轻嗅上一口,不同于香烟的味道,烟叶发酵后所散发出的味道,像是一杯手磨咖啡一样的醇厚。

    杨子轩又拿出一根雪茄,不急不慢的烤起来,一边烤着雪茄一边道:“我是放贷的,那些穷鬼、二奶,小三、老板、学生、救急的、卖奢侈品的、救命的我见多了,我站在路边瞄人一眼,我就能判断个八九不离十。”

    杨子轩仿佛对一旁丧狗肩膀上的熊涛一点都不以为然般,深吸上一口手上的雪茄,两眼盯着徐童:“没想到啊,我居然能在你身上看走了眼。”

    说着杨子轩居然笑了起来,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愤怒,反而是发自内心的大笑起来,两眼盯着徐童,就像是看到了一件隗宝:“回来吧,从今后你就是老三,另外我可以做主,再给你三百剧本分,以及两张道具卡。”

    为表诚意,他还特意拿出两张道具卡放在手上,这两张道具卡上闪烁着不同寻常的光泽,明显是稀有道具卡才会独有的条纹。

    这下一旁丧狗都张大了嘴,心里馋的直流口水,如此优厚的条件,换做自己,怕是就要点头答应了。

    “这家伙搞什么鬼,你杀了老三,又阴了老二,还让他吃了个大亏,他居然要拉你入伙?肯定有诈。”

    眼馋归眼馋,但丧狗却想不明白,杨子轩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不该是冲上来把这家伙抽筋扒皮才更像是那么回事么?

    徐童没有理会丧狗的话,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之前加入杰之队的时候,杨子轩打量他,但自己何尝不是在打量杨子轩。

    他是一位合格的玩家,但同样也是一名精明的商人,作为养殖队的队长,他计较的得失,永远只有利益。

    及时止损,甚至把损失扭转成盈利,这才是杨子轩首要考虑的东西。

    当然,这样的和平是建立在双方对等的条件下,如果自己没有把扬观锦、丧狗、甚至是老巴特和那位现在还在昏迷中的王队全部绑在自己的身边。

    如果他没有握着周华盛和熊涛这两张王牌,相信这时候等待自己的就不会是雪茄,而是那把锋利无比的飞刃,以及熊涛的铁拳。

    “还是先聊聊,你打算出什么价来买你的队友吧。”

    他将雪茄放在口中,吞云吐雾间,他居然还有点喜欢上了这玩意同时张开手,只见一张纸人出现在他的掌心。

    纸人里被束缚着熊波的灵魂,此刻如果自己要杀死熊波,只需要一捏手指,就足以让熊波彻底死亡。

    “一份协议,200剧本分,外加一件特殊道具。”

    杨子轩几乎没有犹豫,就抛出了自己的筹码,似乎是在自己烤雪茄的时候就已经计算好了自己要为这次失算所付出的代价。

    他拿出一张泛着淡金色的协议书。

    “这个是……契约道具!”丧狗有些意外,这东西虽然不稀有,但也不是想搞就能搞得来的。

    “也怪我,如果早早就用上这个,你还真的没有机会从我手上逃出去。”

    杨子轩苦笑的捂着自己的额头,也怪自己看走了眼,以为这家伙就是个胆小怕事的猪猡,随便一份临时队伍契约就了事了。

    如果当时自己但凡看出一丁点不对劲的地方,现在他们也不会狼狈到这个程度。

    “公道!”

    烟云缭绕,他的目光审视着杨子轩,他比自己想的更淡定,更从容,只是……

    自己和他一样,都不喜欢给别人做手下。

    杨子轩将契约丢过来,丧狗捡起来一瞧,上面已经写好了规则。

    互不侵犯条约,双飞签订后,就真的没办法再对另一方动手了。

    这不比临时组队条约那样松散,而是有着极强的约束力,签订者不仅仅要拿出五十点剧本分作为抵押,更重要的是,一旦违约,受到的惩罚,必将是巨大到让任何人都承受不起的程度。

    不仅会被封印所有道具能力,并且在本次剧本世界的收益要下调到10%,而且每个2分钟身上就会出现一次的警报,提醒所有人自己的位置在什么地方。

    在你想要违约动手的刹那,会迅速进行判定,如果你是毁约方,马上就会封印你所有的道具能力,如果被判定为受害者一方,将会获得一次随机传送的机会,迅速脱离战场保命。

    当然随机传送的代价,是违约方支付,也就是那五十点剧本分。

    约定持续在本次剧本空间结束,结束后双方各扣除十点剧本分,其余四十点剧本分返还回去。

    这张契约上已经按下了杨子轩的手印,接下来徐童只要按下手印就可以了。

    “按吧,咱们也算是赚了!”

    丧狗将契约书送到徐童面前,脸上已经安耐不住的激动之色,低声在他耳边道:“咱们这次血赚了。”

    徐童接过来,信手就将自己的手印按上去,还不忘向着杨子轩笑道:“这玩意味道不错,在哪买的。”

    说话间他拿出铃铛,轻轻在手上一晃,只见掌中纸人颤动了几下一缕青烟飞起,回到熊波的身体里。

    “抱歉,私人收藏,不过你要是喜欢,这盒雪茄送给你,如果你肯考虑下我的提议,我保证这也的顶级雪茄,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看着逐渐爬起来的熊波,杨子轩笑盈盈的把一箱雪茄拿出来,连带手上那张道具卡一并送在徐童手上。

    对于送上门的礼物,他当然不会拒绝,把道具卡和雪茄全部丢进自己的道具册内,随手就将手上这份契约递给了一旁的丧狗。

    “该你了!”

    “啊,我也要签??”

    丧狗一怔,似乎没想到徐童会突然把这份契约递给自己。

    看着丧狗满脸惊讶的神情,徐童双眼不由眯成一道缝隙,抽上一口手上的雪茄,随着吐出的烟云,目光似笑非笑的看着丧狗。

    指了指空白的地方道:“当然,你看这里还有位置嘛,人家是一个队伍,队长签了就算事,咱俩可不是一个队伍啊。”

    一句话,令丧狗的脸色一会红一会青,满脸错愕,似乎决然没想到,徐童会突然和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目光瞄了一眼一旁的杨子轩,发现杨子轩的目光也在自己的身上:“是啊,兄弟你们既然不是一个队伍的,这份契约你当然也要签,除非……你有鬼!”

    听到杨子轩的话,丧狗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

    自己奔波于命,饶了这么大一圈,冒着巨大的风险和徐童一起赌上一把,没想到最后关头,小丑竟然是我自己?

    看着手上的契约,丧狗不自觉地冷笑起来:“好啊好啊,我还以为咱们是过命的交情,没想到啊……没想到,在这里等着我呢。”

    扬观锦和老巴特在后面,他们听不懂徐童他们之间的对话,像是有什么力量将他们之间的对话天然屏蔽了一样。

    但看到丧狗的脸色越发难看,老巴特刚要上前劝一下,却被扬观锦伸手拉住胳膊,摇摇头,示意他不要插手。

    “我签!”

    丧狗长叹口气,缓缓伸出手,仿佛要签下的并不是一份对等的契约,而是一种莫名的屈辱。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即将触碰到契约上的时候,站在后面的扬观锦,突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瞳孔一紧,抬头看向一旁丛林:“小心!”

    话音落下刹那,一股强烈窒息感袭来。

    徐童猛然转头,就看到了大概四十米之外,有一把巨大的弓瞄准了过来。

    这把弓的脊梁看起来居然是用巨大的黑色牛角制作,而白惨惨的弓弦显然是从野兽身上被活生生剥下来的粗筋,粗得几乎达到了人的大拇指的直径、

    弓已满月,箭已上弦,弓弦已经绷紧,而握住这把巨弓的手掌上面筋骨突兀,箭矢的目标对准了自己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