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二十四章:幻象

第二十四章:幻象

    “呜~~~”

    沉厚的号角声,骤然回荡王队耳边,眼前时间骤然开始模糊了起来。

    恍惚中,等他再次睁开双眼,却见眼前居然是一口烧沸的青铜锅,锅里咕噜噜冒着沸腾的热气,可以看到那些人类的尸骸在沸油中翻滚着。

    “我在哪??”

    王队心中一紧,骤然转过身,身后徐童等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袍里的僧人,手上握着沾满鲜血的刀刃,朝着他漫步走来。

    “滚开!”

    王队脸上神色骤变,大吼一声,却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动弹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身旁出现了两个人影,一左一右的架在他的胳膊上,将他高举起来,朝着的一旁青铜锅的方向走。

    视线中,他看到自己身后的佛像在火光照射下,神情忽明忽暗,那双默然的目光,居高临下的扫来,没有了佛陀的仁慈,只有一种透着阴邪的寒光。

    “咕噜噜噜……”

    看着沸腾的油锅越来越近,王队的神情越发惊恐,他拼命挣扎着,但四肢根本没用动静,仿佛完全失去了知觉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抬在了铁锅前,随着轻轻一丢身影顿时坠入油锅……

    “噗通!!”

    冷冰冰的凉水瞬间贯入自己的衣领。

    徐童缓缓睁开眼皮,入眼的是望不见底的黑暗和空洞。

    幻觉?

    这时候,水底咕噜噜的漂浮起几个巨大的水泡,一阵阵熟悉的声音从水泡中传来,他目光望去,顿时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一些穿着的约束衣的家伙,口中发出渗人的笑声,一张张扭曲的面庞透过水泡,在他面前不断闪过。

    他记得这些人的面孔,但有些记忆已经因为时间的关系而模糊了。

    扭转过头,画面再一转,只见另一个水泡中,浮现出一张清秀的脸庞,他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刀:“徐童,你知道么?人活着其实就是一种病,只有死亡才是治愈我们的办法。”

    说着他把刀放在自己脖子上,轻轻一划,顿时鲜血将整个气泡染红了起来。

    看到这,徐童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越发难看起来,眼底泛起一缕缕血丝,双手在水中挣扎着。

    “徐童!徐童!别睡了,你看那个影子……你睡着了,他就会把你的给吃掉,然后代替你!”

    “世界很大,但你相信么?其实我们只是一粒沙粒……”

    “徐童,你知道么,我们的人生就像是一本书,翻过这一章,还会有下一章,这就是重生……”

    眼前的气泡越来越多,无数疯言疯语从气泡中传来。

    那些见过的,那些听到的,混乱的记忆不断在他眼前浮现着。

    “砰!”

    突然随着气泡炸裂,眼前世界骤然安静了下来,黑暗的神水中一双硕大的眼睛缓缓睁开,猩红的双瞳凝视在他的身上。

    黑暗中,青面獠牙的魔王越发清晰起来,魔王的双臂断裂,一滴滴黑色的血液在水中弥漫着。

    目光凝视在徐童身上,没有声音,没有动作,但那双猩红的眼球,却像是无底深渊般惹人窒息。

    两者目光相对片刻,他居然有一种特殊的共鸣,仿佛是通过魔王的目光凝视着自己一样,犹如在照镜子一般。

    恍惚中,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伸出自己的手去抓向眼前这尊魔王。

    然而就在他伸出手掌的刹那,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笛声。

    “不对!”

    听到笛声,徐童猛的收回手掌,豁然抬起头看向眼前这尊魔像。

    双眼眯成一道缝隙:“你自断双臂示意为放下,以魔心渡人心、殊不知人心如海,人间如炉,岂是你说放下就放下的,你自己成不了佛,还妄想渡别人成佛,魔王里怎么出了你这个没出息的货色。”

    “轰隆隆隆……”

    似乎是被他的话所刺激到,眼前魔像震动,无数气泡从水下涌出,那是更多零碎的记忆片段。

    徐童甚至看到自己被按在床上,被迫打下安定剂的画面。

    但他再不为此所动,反而坦然看着,仿佛就像是一个局外人在观看者一场和自己无关的电影一样。

    片刻才嘲讽道:“你也只有着点手段。”

    说着他伸手一把抓住当中一个气泡,只见气泡中是一个白发老头,老头蹲坐在墙角,用血肉模糊的手,在墙壁上书写刻画着。

    手指尖已然被磨的露出了骨头却也浑然不觉,墙上的画却也是血迹斑斑,歪七八钮。

    看着这一幕熟悉的场景,徐童深吸口气,这个老人在病院里对自己很照顾,平时午餐的苹果都会留下来给自己吃,他总是说自己是一个画家,但他的画却没有人能理解。

    而在这一晚,他突然拼命的画起来,画完这幅画的第二天,老人就死在了病房里。

    “你以为他在别人眼中视为异类,就很痛苦么?但你怎么会明白,他所画的东西,在他眼中犹如一方世界,极乐净土。”

    只见他说着,就将手中的气泡倒转过来,眯起一只眼睛再去看,只见房间中一副令人惊叹的山水画浮现在眼前,那些扭曲的线条,呈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冲击感。

    他不懂什么是艺术,但如果让他来评价,这就是艺术,只是属于常人无法理解的艺术。

    “朝闻道、夕死可矣,这种精神,放下,我就怕你接不住!”

    他说着,轻轻将手中的气泡推出去,原本上浮的气泡骤然快速下坠,重重砸在魔王的脸上,随着一声闷沉的响声下,眼前魔王的身躯骤然四分五裂。

    随着魔王身躯碎裂刹那,一股巨大的推力袭来,眼前瞬间一花,那双紧闭的双眼猛得惊醒过来。

    只见他们五个人依旧站在佛像前。

    只是每个人的脸上神情都格外古怪,王队长像是被什么给刺激到了一样,黑着脸一言不发。

    “呼!!!你们总算醒了。”扬观锦握着笛子,显然方才听到的笛声就是她吹出来的。

    “那个坛子里确实不全是尸油,还混合着一种毒药,嗅到的人,都会不知不觉陷入幻觉中,我和你们不一样,有苗蛊护着,马上就醒了,不然咱们怕是一时半会都别想醒过来。”

    扬观锦向他们解释道。

    这时候杨子轩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上下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已经被冷汗给浸透了。

    他在幻境里看到了太多来找他索命的人。

    这些人似是要把他拉进深渊里,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禁浑身直冒冷汗。

    等他再抬头一瞧熊涛,发现这货现在似乎还没从幻觉中醒来,嘴角留着哈喇子,口中念叨着:“汉堡、肘子、面条、可乐……都是我的!”

    嘴角一抽,他知道熊涛现实中是健身教练,却没想到这货原来心心念念的东西居然是这些?上前抡起巴掌狠狠抽上去。

    “啪啪!!”

    两记巴掌上去,熊涛的腮帮子顿时就肿了起来,整个人一下就惊醒了过来,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空落落的双手,发现汉堡没了、肘子也没了,不禁砸吧砸吧嘴,添了舔自己的舌头,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在做梦。

    “这地方不对劲,咱们赶紧走!!”

    徐童见熊涛已经醒过来,马上开口催促着众人尽快离开这里。

    听他这么一提,杨子轩也马上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坐坛佛本来就是要到时间后打开,取出肉身供奉的。

    总不能每次开坛的时候,大家伙先集体梦游一翻吧,这不合常理。

    想到这,杨子轩心中一紧:“对,赶紧走!”

    可话音刚落,周围就传来一阵沙沙的作响声,声音越来越大,众人循着声音方向望去,只见树丛里突然冒出一个红彤彤的东西。

    “那是什么??”

    王队长一怔,只见这些红艳艳的东西有成人全都一般大,不断冒出头来,还带着两根细长的毛角。

    一个、两个、眨眼间一颗颗红色的果子不断冒出头来,一时间周围的像是挂满了花儿一样。

    可等王队长凑近过去,仔细一瞧。

    当他看到那颗红艳艳的果实,缓缓蠕动起来,从绿叶下探出尖锐的脚爪和漆黑油亮的背板后……

    “嘶!”

    一股寒意不由吸入肺腑,像是一盆冰凉凉的水从头顶浇下来,令他从头凉到了脚底板,那哪是什么果子,分明就是蜈蚣的脑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