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五十三章:强力增幅(今天去医院,医生说我肝上长了个人。)

第五十三章:强力增幅(今天去医院,医生说我肝上长了个人。)

    徐童楞了下,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不过等他再看的时候,就只能看到老爷子幽怨的小眼神,只好悻悻地低着头跑进厨房给老爷子做起饭菜来。

    四菜一汤,虽然味道一般,但卖相看起来还是挺不错的,再配上一瓶宋老最喜欢喝的二锅头,终于让宋老幽怨的小眼神缓和了不少。

    但奇怪的是饭桌上,谁也没提今天这档子事。

    老爷子不提,自己当然也不会去没事找不自在,吃过饭收拾好餐桌,就躺在自己床上。

    唤出道具册在眼前,目光不由看向了【星眼之劫】这张道具卡。

    这张道具卡,虽然有一个弊端,但相比强大的属性来说,完全是瑕不掩瑜。

    除了主动增强一项技能外,附带的两项被动,本身就极其不俗。

    一个是提升操控能力提升20%,加上【傀儡操控家】所带来的,30%操控能力增幅,自己在操控能力上的提升,一下就得到了巨量的提升。

    另一个是黑暗视觉,既实用又不花钱。

    只是眼下为难的是,自己究竟是该把【星眼之劫】绑定在哪一项技能上比较划算呢。

    仔细参详后他将目标放在了【魔之力】和【控纸术】【魑魅之音】以及这三项技能上。

    之所以选择这两项技能,一方面是因为强力增幅是有限制的,激活超过10点剧本分的技能是无法被加持的。

    如魔王降临这样的大招,激活标准就需要40%剧本分。

    自己怕是再穷,40%也绝不会少于20点剧本分以下,所以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强力增幅的要求。

    如果自己强行选择提升魔王降临,也不是不可以。

    但最大的可能性,会导致这项本来可以随时启动的杀手锏,就突然变成了,自己剧本分要下降到两位数以下才能发动。

    真要是到了那个地步,自己增幅这项能力,还有个屌用?躺平等死不是更舒服吗。

    所以,要升级的技能,必须符合三个前提,冷却时间短、消耗低、最大程度上为自己提升战斗力的标准。

    三项技能,论伤害肯定是魔之力,毕竟增强力量还附带魔焰伤害,连霍赢的嗜血蜂都能烧成渣。

    可这项技能,仅持续30秒,冷却两个小时,实在是……快枪手的专利啊,就算是经过强力增幅,说到底……还是快枪手。

    相比之下,魑魅之音就比较实用了,冷却短,消耗低,还附带精神伤害,一看就是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这要是升级一下,岂不是鸟枪换大炮??

    不过他犹豫再三后,还是将目光看向了【控纸术】

    对于这项能力他一早就给予了厚望,但或许是因为【纸匠书】没有彻底鉴定,以至于这项能力,有许多不足之处。

    毕竟纸人有30克的重量限制,注定很难发挥出自己想要的效果。

    “就是它了!”

    躺在床上,思来想去,徐童最终一咬牙,决定选择提升【控纸术】。

    理由很简单,这年头,谁还没点梦想呢。

    御剑术他不会,可控纸术也行啊,做人嘛,总是要有梦想滴。

    再者,无论是【星眼之劫】还是【傀儡操控家】所带来的增幅效果都是肉眼可见的,仅是从这方面出发,自己选择的【控纸术】也是最合理不过。

    抱着他的春秋大梦,徐童尝试着激活【星眼之劫】的强力增幅。

    【你将使用强力增幅术,为一项技能进行升级,是否确认,确认后,如需要解绑,需要额外支付20点剧本分。】

    “确定!”

    徐童果断点点头,心想,如果真的是烂泥扶不上台,大不了解绑就是了,就是亏了点。

    随着他选择确定,道具册上的【星眼之劫】突然出现在他的手上,戒面上的那颗宝石迸发出一抹强光,映照在道具册上。

    顿时间,他发现【纸匠书】这张道具卡上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光晕流转,形成一种朦胧的神秘感。

    仔细一瞧,感觉就像是低配版的动态皮肤,不过即便是低配版,也是比其他道具卡好看得多。

    他赶紧凑上去一瞧,当看着崭新的技能变化时,两眼不禁眯成了一条缝,不急不慢地从道具册里拿出上次还未抽完的雪茄,慢慢烤好碳化的烟头,狠抽一口。

    “噗~~嘶~~”顿时间烟云缭绕,细长的眉角微微扬起:“真是……血赚啊!”

    【控纸术】(加强版)

    可控制纸质造物物品。

    如是纸人,可额外获得力量加成,纸人可装备物品,但总重不得超过700克(包括纸人在内。)

    控制效果:请自己练习。

    每次持续时间30分钟,如需加钟,每20分钟额外消耗4点剧本分。

    (注:纸造物控制数量提升,消耗也会成倍增长。)

    冷却时间:5分钟。

    看着眼前崭新的控纸术,徐童两眼直冒精光,这绝对是鸟枪换炮,单车变摩托的质变。

    要知道原本,只能控制不超过30克的小纸人,自己都没法给纸人装备任何武器。

    现在好了,足足提升了一斤多点。

    一斤多的重量,这也就代表着自己可以制作一个大家伙,真正的小帮手。

    更何况,控纸术升级后,自己还可以操控其他纸质物品。

    这也就是说,自己岂不是可以……他目光一转,看向床头的随身听。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

    一身白衣似雪昂立在山巅之上,面对身后诸敌,轻蔑一笑,弹指间唤出一把金灿灿的大宝剑,凌空而去……

    “此生未了,心却已无所扰、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等他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的天都快黑了,宋老爷子气哼哼的,举着拐杖走进门,一棍子把他的美梦全都砸得稀碎。

    看着胡子都气得翘起来的宋老,徐童只能灰溜溜地跑进厨房给老爷子做饭。

    “你咋真不禁夸哩,昨天我还想着你小子有点意思了,今儿你就给我睡懒觉!待会吃完饭就去柴房,把后面没做完的纸人给我做完喽!”

    晚饭上宋老又是一阵训斥,徐童也只能乖乖受着,不过挨训的同时,也没忘向宋老请教,怎样在有限的重量下,把纸人做得更结实。

    宋老脾气虽然怪了点,但也从来不和徐童藏着掖着,听他把问题一说,随手就给他画了一个草图出来。

    拿到草图的徐童,立即如获至宝,一头扎进柴房开始干活去了。

    夜晚,沉厚的钟声咚咚作响,宋老从屋里探出头,看了看柴房的方向,见灯光下徐童坐在下马扎上,一边对照草图,一边在编骨架,心里顿时宽慰了许多。

    转身走进屋,坐在太师椅上,点上一支香烟。

    钟表的摆锤声“哒哒哒哒……”的作响不停。

    伴随着飘起的烟云,昏暗的房间里,几个纸人坐在椅子上,灰白色的脸庞,在灯泡下显得有些发黄,黑白分明的眼球始终盯着前方。

    过了好一会工夫,宋老才把烟头丢进烟灰缸:“再给我点时间吧。”

    沉默了良久,宋老看了一眼门外柴房的方向:“师父就留下来这点东西,你们总是要等我留下点手艺,下去了也好给师父说,咱这一门还留着一条根吧。”

    只见他说着话,从桌底抱出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香炉。

    “就这么多了,你们凑合着,再帮我挡一挡。”

    说着话,只见他拿起火柴,轻轻一划“滋!!”看着火柴燃起的火苗,随手往香炉里一丢,顿时间,一股说不出来的怪香,从香炉里飘出来。

    宋老随手把灯一拉,就站起身背负着手,躺回床上去。

    “哒哒哒哒……”

    一时昏暗的房间里安静得可怕,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太师椅上的几个纸人,却是纷纷侧过了脑袋,黑白分明的瞳孔里,居然闪起了一缕缕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