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五十四章:教你点真东西(继续爆更中……)

第五十四章:教你点真东西(继续爆更中……)

    “呼~~总算是做好了!”

    徐童抬起头扭了扭自己僵硬的脖子,侧过头一瞧,外面天空已经蒙蒙发亮,远处的云朵在太阳照射下被染上了一层红晕。

    看看时间这才凌晨五点,仔细听还能听到街道上,那些环保阿姨们的扫地声。

    忙活了整整一个夜晚,但付出还是有收获的。

    只见眼前,肥滚滚的小胖子正乖巧地立在面前,圆滚滚的小脑袋,脸上挂着憨厚老实的笑容,头上戴着一顶圆顶帽,双手作揖,一副恭喜发财的模样,真是人见人爱。

    抱起来感觉一下,重量也是刚刚好。

    幸亏是宋老爷给他画出了骨架的草图,不然仅凭自己想要搞出来,可不大容易。

    别小看这个纸人,它不是寿材店里,手指头一戳就是一窟窿的垃圾货色。

    这可是用一片片不过馄饨皮大小,四四方方,薄如蝉翼的白纸,一层纸一层浆地糊出来的。

    自己有【纸匠书】的加持,也愣是用了整整一个晚上才完工。

    而且……

    只见徐童随手拿起一旁的擀面杖差不多粗的棍子,站起身,猛地照准小胖子的脑袋砸下去。

    “砰!”的一声,棍子应声断成了两半。

    再一瞧小胖子,脑袋上连个印子都没留下来。

    “一分钱一分货啊。”

    见状徐童长叹一声,目光看向自己道具册里仅剩下320点的道具分,不禁一阵肉疼。

    原来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每一张纸都是经过他用附灵术加持后才贴上去的。

    就这小玩意,愣是砸了自己快两百剧本分进去,要是一棍子就能砸歪喽,他直接送它去火葬场。

    掂量了掂量重量,感觉还有剩余,完全可以再给它装备个趁手的武器。

    正好自己手上还有一些附灵术成功的银箔纸,做一把武器还是没问题的。

    什么?为啥不用金箔……

    因为他到现在附灵术都没在金箔上成功过,想想浪费在上面的剧本分,那都是眼泪啊。

    “以后就叫你胖子好了,贱名好养活。”

    他拍拍胖子的脑袋,心里却总感觉胖子少了点什么,但具体他也说不上来。

    总觉得和老爷子屋里那几个纸人比,总有些地方不大一样。

    “或许是我手艺还不够吧。”

    想到这他旋即把小胖子往道具册里一丢,没想到道具册居然还给予了评估属性。

    【纸胖子】(制作人:徐童)

    附灵术与纸匠书结合产物。

    物品被动:附灵纸甲

    加强型护甲,有较高的物理抵抗力,对水火属性伤害有一定耐性。

    (本物品属于自产道具,建议自产自销,不建议售卖,毕竟买不上价有点亏。)

    “还不错啊!”

    没想到自己制作的纸人还有这个属性,这更是让他心里一阵舒坦。

    “咦……老爷子房间里那几个纸人做得比胖子还要好,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特殊属性?”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心里萌生出来。

    不过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

    就冲老爷子每天小心翼翼地拿着鸡毛毯子给他们打扫灰尘的样子,感觉比家人都亲,真要是搞坏了,估计怕是非要把自己逐出师门不可。

    “嗡……”

    他心里正琢磨着老爷子屋里那些纸人时,宋老已经拉开了房门,端着尿壶走了出来,一瞧见他,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叹口气道:“去洗洗脸,吃点东西,回来好好睡一觉,以后啊别总是熬夜,伤身又伤气。”

    “好嘞,老爷子一起去喝个汤呗!!”

    他知道宋老每天必然要去喝汤,正好自己忙活了一夜,吃饱肚子回来美滋滋地睡上一觉,别提多舒坦。

    “等着!”

    宋老点点头就开始刷牙梳洗起来,热好的毛巾,拧干敷在脸上,过上好一会才开始擦洗脸部,这样会让毛孔自然张开不至于太受刺激。

    本来就稀疏的头发,被老爷子梳了一遍又一遍,其实不仅仅是在梳头,也是在给头皮做个按摩,据说这样能有效防治老年痴呆。

    虽然上了年纪,可宋老身上的衣服虽然看上去有点旧,但每一件都整整齐齐,始终有着一股皂角的味道。

    比不上现代各种香味的香皂,但这种味道在他身上却给人一种亲切和自然。

    所以别觉得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邋遢。

    人家有些方面讲究起来,足以甩你三条大街。

    L市的汤馆其实往往在凌晨五点就开门,有点甚至更早,四点半就开门。

    一进门,你就能见到一些老人坐下来,一份饼子一碗五块钱的汤。

    不是吃不起贵的,是没必要,来了就为了喝一口头汤。

    就这点东西,连汽水都不要,不放辣椒,不放盐一喝就能喝到早上七点。

    “张老头,你怎么每次都来得这么早。”

    宋老拄着拐杖走进门,目光先是瞧了一眼左边的桌子,见到没人,不禁皱了下眉头。

    一转头,又瞧了一眼右边的桌子,看到满头白发的张老头正坐在那,便笑着打起招呼。

    张老头只是笑着点点头,也不说话,继续喝着自己碗里的汤。

    往常都是宋老自己去端汤,今天自然就不需要他动手了,徐童已经端着汤,送到他面前。

    乳白色的汤汁,上面是一层金黄色的油脂和厚厚一层香菜葱花,光这份卖相就已经令人食指大动。

    泡上了刚刚烤出炉的脆饼,再喝上一口汤汁,只觉汤汁入口,鲜美回甘,顿时长长地吐出口气,感觉一夜的疲惫感也随着这口气给吐了出去。

    徐童吃得快些,见他的饼子吃完了,宋老就随手把自己的饼子给他;“一起吃了吧。”

    “师父啊,你就只喝汤啊?”

    他看了一眼宋老的碗,发现这才一转眼,汤都已经下去大半了,赶忙站起来准备去给他续汤。

    不过宋老一伸手就把汤口盖起来:“不用,吃完了咱们趁着天凉快,跟我去朋友家一趟。”

    “哦!”

    宋老今天兴致缺缺的样子,徐童也没多问,啃着饼子呼噜噜地把满满一碗羊肉汤吃得干净。

    两人吃完了早餐,才六点零五分,主干道上的车子却也不多。

    毕竟是L市,只是二线城市,远没有一线城市那种早晨天刚亮,就已经恨不得交通堵塞的感觉。

    两人沿着步行街走进一条小巷子,左拐右拐,走了大概五六分钟,就见宋老抬头看着眼前黑漆漆的房门:“就是这家了。”

    他上前敲了敲门,见没人回应,就往后退开一步:“踹开!”

    “嗯???”

    饶是徐童也被老爷子这句话搞得一愣,但见老爷子朝着他点了点头,也不多想,一脚上去,只听“砰”的一声房门顿时就他一脚踹开。

    大门一开,一股霉味袭来,只见小院里一个老大爷,正躺在摇椅上,手上还握着一把扇子。

    房间里的灯是亮的,电视也开着,只是人躺在上面已经没了呼吸。

    徐童走上前手轻轻一摸,尸体已经硬了,明显是昨夜里就不行了。

    “哎!”

    宋老把院门关上,走到尸体前,看着这老头像是睡着的样子,再一瞧他桌子旁还放着一瓶新出的白酒,叫什么江米白,顿时不禁摇摇头:“昨天还交代你,别喝这玩意,你怎么就不听劝呢。”

    说完就见他从衣服兜里,拿出一个泛黄的小竹筒,大概两尺长,一个小拇指宽,打开后一瞧,里面居然装着一些黄香。

    “以后你也准备着,咱们这一行虽然是做活人的买卖,但也是做死人的交情,以后身上备着点东西,总是有备无患。”

    宋老拿出三根黄香,不忘说道着。

    “这不是我师爷说的话么??”

    徐童想起在坟头前,自己师爷的那番话。

    他正想着呢,只听宋老接下来的话,不禁令他心头一振。

    “今儿就教教你点真东西。”

    只见宋老说话间,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纸人,纸人无论是模样还是款式,几乎和师爷当时在坟前拿出来的一模一样。

    纸人捏在指尖,口中低念着几句饶舌的咒语,徐童站在一旁听得真切,这不还是师爷教给自己的那套寻坟问路的口诀么?

    但仔细听又稍微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可惜老爷子念得太快,他也没听明白,就见老爷子把纸人往地上一丢,纸人居然做出跪地作揖的姿势。

    “这叫纸拱桌。”

    说着宋老就把方才拿出的三根黄香,点燃后插在纸人怀里。

    随后又拿出一叠方孔的纸钱,让徐童先在周围洒上一圈。

    说来也是奇怪,这些纸钱洒下去,徐童马上就敏锐地察觉到,周围那股淡淡的霉味居然散开了。

    “精神居形体,犹火之燃烛矣,……烛无,火亦不能独行于虚空,故而人死如灯灭,万念俱成灰。”

    宋老回头见徐童一脸茫然没听明白的意思,就道:“回家了,就去我房间左边床头柜第二行,里面有本东汉桓谭写的《新论·形神篇》你没事好好看看,我在里面做过注解,不懂就来问。”

    看着宋老一本正经的神色,徐童连连点头,心道:“不愧是我师爷教出来的,果然读书这件事,是怎么都躲不掉的。”

    就在两人说话间,三根黄香已经燃到了尽头,黄香沾染上地上的纸人,轰的一声把纸人点燃起来。

    也就在这时候,徐童发现,躺在摇椅上的老爷子,鼻子里居然开始流出了一股黑血。

    PS:再码一更去,求点……月票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