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五十五章:新剧本开始

第五十五章:新剧本开始

    “快,用这个把那黑血收集起来。”

    宋老拿出一个带有滴管的小玻璃瓶给他,让他去把那团黑血收集起来。

    等他把黑血收集好,放在阳光下一瞧,诡异的是明明黑乎乎的液体,在阳光下居然开始一点点透明了,等再拿回来,发现又是黑如墨汁一般。

    “这东西叫做怨血,人活着争口气,人死了这口气就要吐出去,可绝大多数人死了之后,还有很多事放不下,憋着一口气不肯出来,这就是怨。”

    徐童一脸恍然地点点头,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说法。

    再一瞧,只见躺在摇椅上的大爷,僵白的脸色居然开始红润了不少。

    “行了,没你的事情了,你先回去,我来通知家属吧。”

    宋老挥挥手示意他先回去,徐童转念一想,也是,待会警察来验尸,自己留在这只会徒增变数,于是把东西收好,就先离开巷子,回家等着。

    回到家,他先按照宋龙说的话,走进屋,打开老爷子床头柜,只见里面居然整整齐齐摆放着满箱子的书本。

    这些书无一例外,全都是线装的老版书,这些书皮多是已经泛黄,有的甚至严重掉色,但整体却是一点缺损或折角都没有。

    可见这些书本无不是被宋老精心保护着,随意拿起一本来,翻开一瞧,只见第一页上还印着,民国上海大成书局印,这几个大字。

    按照宋老的指示,他打开第二行书柜,里面的书不多,翻看了一下就把那本叫做《新论·形神篇》找出来。

    书显然已经有了些年头,徐童翻开看了两页后,不禁皱起眉头,无他,只因为书里的话多是文言文,还是繁体字,让他有些不大习惯。

    不过好在一旁有宋老写下的批注译文。

    就在他随意往后翻看时,突然他神色一怔,只见书页里忽然夹着一张泛着蓝色微光的邀请卡。

    这次的邀请卡,蓝色的光底,却是沾满了点点鲜红的手印。

    反过来一瞧,只见一颗腐烂的头颅,满脸狰狞地瞪过来,像是想要从里面扑出来咬自己一口一样。

    “有点意思!”

    看着这张邀请卡,徐童心里已经开始有些期待起来。

    相比于剧本世界的任务和奖励,他反而更在意故事本身的过程,上次的剧本,因为杨子轩他们的缘故,导致自己都没能好好去体验故事本身,还好最后的结局比他预想的要好。

    而这一次,自己实力又有了极大的提升,他很期待这次剧本世界究竟会是怎样的世界。

    想到这他把邀请卡收起来,抱着书坐在门外看起来。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的工夫,就见宋老拄着拐棍走了回来,看到徐童正坐在那看书,欣慰地点点头。

    “怎么样,好奇么?”

    宋老在一旁椅子上坐下来,斜眼看向徐童,本来还担心自己方才那一套会不会吓到他,但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徐童也不答话,笑着点点头。

    “嗯,本想着过些年才传你,可我也一把岁数了,指不定明天就见不着了太阳,索性提前教给你也好,反正你基本功都扎实。”

    “你昨晚上不是做了个小纸人嘛,拿来我看看。”

    一听宋老要看自己的作品,徐童马上就意会过来老人家的意思,立即屁颠颠地跑到柴房,然后从道具册里把胖子抱出来给老爷子看。

    宋老看了两眼,从怀里拿出包烟,徐童见状,赶忙把自己的雪茄拿出来,可惜宋老瞥了一眼,就摇摇头:“抽不惯这种洋玩意。”

    随后自己点上烟,把胖子抱起来:“嘿,别说,还真像是个胖孙子!”

    说到这他眼神黯然了一下,但很快就又隐藏了下去,抱着胖子连连称赞道:

    “不错,做得真不错,就是这脸还不够饱满,你待会拿砂纸在这里磨几下,脸蛋子就起来了。”

    “还有这,这……要注意嘴角,开口的时候,要有种张力感,要学会藏,待会用刀把这点多余的地方切掉一点。

    纸人的脸做得再好,它也不会真正地笑,做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所以这嘴一定要学会藏着点,这样从不同角度看,笑就有了意义了,没事去寺庙里看看,里面的佛脸是怎么开的。”

    宋老很耐心的去教,徐童则在一旁牢记着学。

    看说的差不多了,宋老让他去房间书桌上那根毛笔。

    “咱们这一行,纸人不开眼,因为画龙点睛有灵,纸人点睛有凶,可要是不点睛这纸人啊,也一样没灵性,关键看你怎么点,把今儿那黑血拿出来吧。”

    宋老让他拿出黑血,只见他笔尖在上面一点,随后两笔下去。

    顿时就见黑血一沾立即就像是人的瞳仁一样,在眼睛中扩散成两个黑亮的圆点。

    瞬间,徐童就发现眼前的胖子不大一样了,自己有种强烈的感觉,这胖子好像是在盯着自己一样,深黑的瞳仁,仿佛犹如人的眸子,折射出人性的灵韵感。

    这种感觉,说不上来,但当你去看那双眼睛时,却给人一种真真在在的凝视感。

    “哎呦,好孙子哦!!哈哈哈哈……”

    宋老把胖子抱在怀里,逗着玩起来,好像这根本不是什么纸人,而是活人一样,满是沧桑的脸庞上,皱纹都要挤在了一起。

    看着宋老那两鬓斑白的头发,自己心里一下就觉得有点不是滋味了。

    转眼又过了两天。

    这两天宋老每天都在让徐童背诵咒语,同时也不忘去教他一些江湖上的黑话,也叫门子话。

    说起来这件事时,宋老眼底一沉,那双浑浊的眸子里闪烁起几分冷光,伸手一把拍向徐童肩膀。

    好在徐童本能的侧身一躲,让宋老拍了个空,他满脸困惑的看向宋老,只见宋老脸上泛起笑意:“好,记住了,以后不管是谁,都不能让他拍你的肩。”

    说着他叹了口气:“你师爷当年就是一个没留神,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回来后就大病一场,不到一个冬天就去了。”

    “这么邪乎??”

    徐童心中一惊,自己可是亲眼见过自己这位师爷的。

    虽然没见过师爷动手,可那种无形的压迫感,怎么都是霍赢那种人不能比的,被别人拍了拍肩膀,就要了命,未免太玄乎了。

    见他满脸惊骇的样子,宋老则眯着眼给他讲了一些江湖上的邪道手段。

    例如坐仙桩、唤魂术等等。

    这些东西防不胜防,有的甚至都没名字,只靠着师长之间口口相传,有的师父不到临死前是绝不会把秘密传给弟子,哪怕是亲儿子都不行。

    怕的就是这徒弟不经意间给自己来这么一下。

    “你师爷当初中的就是坐仙桩,对方是你师爷的仇家,现在怕是早就该死了吧。”

    “这种人,趁着你不注意,拍了下你的肩膀,就从你身上盗走一分人气,从此他只要施法,你每天晚上就会觉得有人坐在你身上,越来越沉,让你吃不着睡不好,身体越发虚弱,最后死于非命。”

    “这么诡异,没有破解的办法么?”徐童惊问道。

    宋老捂着额头,掩饰着眼角的泪珠,声音颤巍巍道:“有肯定是有,但这种邪道手段,破解的办法鲜有人知,我们家那时候又家逢大难,我上哪去找什么高人啊。”

    说了一阵,宋老似乎也乏了,捂着额头,就回房间休息去了,只留下徐童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思索着。

    他的【慌乱年代的进步】这个大剧本任务,似乎就是和师爷的那个时代相关,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遇上这种邪术。

    入夜之后,徐童给宋老盖好了被褥,整理了下道具册,确定这次带的东西都很充足,甚至还带了两箱方便面。

    直到把道具册里的格子都快塞满了,“咚咚咚……”钟表的时针指到12时,沉厚的钟鸣声就开始响了起来。

    随着钟声响起,徐童走出房间一瞧,夜空下,巨大的霓虹灯闪烁着血红色的灯光,恨不得把夜空都照亮起来。

    与此同时,他耳边已经开始传来催促的提示声。

    “新一轮剧本世界即将开始,请本次扮演者即刻前往大厅集合。”

    “注意,请扮演者在剧本开始前尽快集合,超时者将以每分钟10点剧本分扣除,剧本分不够,抹杀!”

    “嘶~呼~”

    徐童站在门前,先是深吸一口气,随后缓缓吐出去,再抬起头时,眼底不禁闪烁着精芒,黑亮的眸子炽热如火,将耳机戴好,轻轻按下播放键,身影漫步在黑暗中,越走越远,直至彻底消失不见。

    PS:新剧本就要开始了,大家别养啊,我继续爆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