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二十四章:猎杀(加更求订阅,求票票…)

第二十四章:猎杀(加更求订阅,求票票…)

    树林里只听见沙沙的声响。

    不时就听到里面有一阵怪异的摩擦声,仔细看还能看到一闪一闪的闪光灯。

    大概过了一会工夫,才见徐童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从里面走出来。

    坐在长椅上,随手将两颗脑晶丢给一旁的阎娘。

    然后开始欣赏起手上的照片,浓厚的哥特风格下,两个进化者的脸上被涂抹上了厚厚的口红。

    一副在相互摩擦的神情,让人觉得荒诞不经满是怪异。

    偏偏这样的照片,徐童还拍得格外入神,实在不知道该说他什么才好。

    “你最近变化有点大。”

    阎娘将一颗脑晶丢入口中,抬起自己的手腕,指甲一划,在手腕上切开一道细长的口子,放在婴儿的嘴边,任由其舔舐起来。

    “大么??”

    徐童两眼盯着照片,只是随口应道,或许这才是自己真正的样子。

    之前的乖宝宝,多是因为余晖这个身份原因,大量的记忆碎片,让他不知不觉已经开始沿着规划好的剧本方向走。

    直到他想明白,余晖这个名字的含义后,维持的形象也在一瞬间轰然崩塌。

    他不是余晖,更不想按照剧本赋予给自己的方向走。

    他甚至可以通过这个名字,想象到,在一片江河日落的风景下,自己面迎着太阳,艳红的光芒辐照在自己的肌肤上,令他每一根毛孔都闪烁着莹莹的光辉吗。

    在面对着前方数以万计的尸潮前,带着身边的所有人发起最后一次冲锋。

    画面很悲壮,就犹如教堂上十字军东征的壁画一般壮丽。

    但就如他的名字一样,人们只会在意太阳余晖下的灿烂,却忽略了这道光芒后,紧随而来的注定是令人窒息的黑暗。

    这绝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正如他之前说的那样,如果这就是自己的剧本,那么……

    自己会毫不犹豫地撕烂它,然后把它丢进垃圾桶。

    所以,余晖已死,徐童给现在的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余逆。

    逆向而行,既不打算做好人,也不打算做坏人,在这个崩坏的世界里,做一名逆行者。

    看着渐渐要黑下来的天色。

    徐童背起自己的行囊,打算先把阎娘安置在附近较为安全的大楼里。

    而他则需要尽快去猎杀与他能力相近的进化者,在短时间里快速提升起自己的能力。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焦虑,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而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倒计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的头顶。

    这次的时间,是二十四个小时。

    按照前两次的经过来看,徐童推断,这个倒计时似乎是在提醒他们,这些感染者进化的时间,要他们尽快去做准备。

    “记住,尽可能地去猎杀那些有雷电能力的进化者,其他进化者能杀就杀,杀不了就别理会。”

    阎娘说完,指了指远处游乐场的方向,警告道:“那个游乐场很邪门,能不去就别去。”

    徐童歪着脖子,两眼闪烁着好奇的眸光,追问道:“有多邪门??”

    阎娘一怔,随后咯咯咯地笑了起来:“你要是有胆量只管去,但回不来可别让我去救你哦!”

    “呵!”

    徐童一撇嘴,转身就走出了房门。

    眼见徐童离开,阎娘脸上的笑容才收敛起来,走到窗前,将婴儿托在怀里,一只手捏了捏这个小家伙的鼻子,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声音道:“去吧,别让他发现你,如果他想逃跑,你就……吃了他!”

    说到最后时,阎娘眼底生出一抹冷色。

    说完,随手将手上这个小家伙往楼下一丢,就见这个小家伙,居然在半空生出一对翅膀,像是老鹰一般,扇动了两下就迅速飞上天空去。

    然而阎娘刚把孩子丢出去,一转身,脸上的微笑顿时就僵在了脸皮上,只见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徐童正探出脑袋看着自己。

    再一瞧楼下走出的身影,居然是一名穿戴着徐童衣服的感染者。

    顿时间,阎娘的脸色忽明忽暗,就好像你在人背后说坏话时,才发现人家就坐在身边,气氛顿时就尴尬了起来。

    “抱歉,我应该敲门的。”

    徐童随手把身后的背包放在地上:“这个包太沉了,还是先放在这里比较好。”

    说完就把头收回去,随手关上了房门。

    看着再次离开的徐童,阎娘嘴角抽搐了几下,可还没等她松口气,房门就再次被徐童给推开。

    只见探出脑袋,咧开嘴露出整齐的白牙,朝着她嘿嘿一笑:“那个,反正要监视我,不如正大光明一点,顺便帮我探探路呗。”

    “好……好吧!”

    即便心里不情愿,但徐童把话都给挑明了,她又能怎么样拒绝,只能切开自己的手腕,从皮肉下抽出一截骨头丢给他。

    随后又不忘严肃警告道:“它还只是个孩子,战斗力很差,没必要的话,不要让它加入战斗。”

    “好嘞!”

    徐童点点头,一本正经地向她保证,随后拿起骨头一瞧,只见骨头上有几个小孔,看上去像是骨笛一样,当即朝着阎娘挥挥手,关上门跳着轻快的小碎步走下了大楼。

    然后……

    “起飞!!”

    只见徐童一只手抓在小家伙的大腿上,另一只手狠狠在小家伙丰满的屁股上抽上一记巴掌,在小家伙的惨叫声中,拼命地扇动着翅膀,带着他冲上天空,然后快速消失在阎娘的视线里。

    “这个混蛋!”

    看着徐童消失的身影,阎娘一时有些后悔了……

    入夜后的世界更加黑暗。

    这座失去了电能的城市,没有了往日灯火通明的光芒,除了几栋高楼大厦上闪烁着微弱的信号灯外,城市里的光源屈指可数。

    黑暗中闪现出了一对手电筒大小的深绿色眼睛,那眼睛内蕴涵的感情是凶恶,残毒,无情,冷酷。

    那是一名进化者,漆黑的毛发闪烁着油亮的光泽,四肢更是变成了犹如野兽一般的利爪,走起路来也是无声无息。

    当他路过的地方,街道上熄灭的路灯便会亮起来,仿佛是在专门为他照亮街道的路面一样。

    仔细看,不难发现,每当他落脚之时,地面上总是会闪烁起一缕缕细小的电芒。

    他的嘴角还沾满了新鲜的血液,似乎是在不久前刚刚饱餐了一顿。

    此刻就像是一名王者,在这座钢铁丛林中漫步游走着,不时会在墙壁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抓痕,来向其他感染者表示这里属于他的地盘。

    当路过一家服装店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来,深邃的眼睛看着展柜里的模特,脑海中偶尔会闪烁过一些身为人类时的记忆。

    这些混乱的记忆,让他很不爽地晃了晃脑袋。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他神色一怔,身子往后退后两步,狐疑的目光看向展柜里那个穿着皮夹克的男模特。

    身子猛地立起来,那张脸缓缓贴近玻璃,深绿色的瞳孔中烙印出一张清瘦的脸庞。

    就在他越发狐疑的时候,突然这张脸转过头,“咦,你发现了。”

    两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烁着狰狞的寒光,就像是一名老猎人发现了进入他射击范围的猎物一样。

    说话间,一把大刀突然劈碎玻璃朝着他的脑袋劈下来。

    纵使是进化者也怕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一个弱小的人类给袭击了,猝不及防连躲闪都来不及,顿时被大刀劈在了胸口,暗红色的血液,顿时随着伤口飞溅出来。

    他立即大叫一声,迅速后空翻,移动速度之快,导致身体上都带出了一连串的残影,双足践踏在地面上以后,更是爆闪起耀眼的雷光。

    但在展柜里的男人身影同样掠出了一连串的幻影,根本不给他反抗的机会。

    几乎是瞬息间就已经冲杀到了自己的身前,手上的刀刃燃烧起蓝色的火焰,闪电般的朝着他的胸口刺了过来!

    【魔之力】与【豹袭】这两项技能被他同时激活,不仅为他增幅大量的力量,更是令他直线冲击的速度快到了极致。

    恍惚间那双冷酷的眸光,在电豹男的眼前一晃而过,多么熟悉的眼神,就如他在猎杀其他人类时一般无二,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再次看到这样的眼神时,自己居然成为了猎物。

    顿时来不及躲闪的电豹男,胸口被切开一条长长的血线,不由自主地撞飞了身后一排小树丛。

    巨大的痛苦令电豹男口中发出低沉的怒吼声,他很疑惑这个男人为什么要伏击他,但此刻莫大的危机感已经笼罩在他的头上,让他不得不快速做出决断,只见他的毛发炸立起来,细小的电弧,在他毛发上炸立起来。

    徐童余光一撇,看到自己手臂皮肤上的汗毛居然纷纷立了起来,感觉像是有微弱的电弧在自己身上快速的流动,乃至于耳朵鼓膜当中的轰鸣声里清晰的感觉到,有一件巨大,沉重,杀意凌烈的东西以泰山压顶之势重压而下。

    惊讶中,眼前电豹男全身银光大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万斤的巨石从塌陷的山峦上面滚落,夹杂着断木碎石轰然砸下!

    然而让徐童万万想不到的是,本以为是蓄势待发的致命一击,没想到电豹男居然一转身,带着这股强大的力量,撞开身后的树丛朝着另一个方向冲了上去。

    “跑了??”

    他眨了眨眼睛,气哼哼地拿出骨笛放在嘴边吹响起来,自己一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骚包的家伙。

    大半夜的,就他走到哪里灯光,哪里的灯就亮起来,自己正愁着找不到和自己相符的进化者,见到他哪还有放过他的道理。

    只见黑暗中,阎娘怀里的那个娃娃一脸不情愿地扇动着翅膀落下来,徐童从道具册里拿出一颗糖,塞进小家伙的嘴巴里,一把抓住他的小腿:“快点追,跑丢了,小心我把你屁股打开花。”

    PS:凌晨还有一更,等不了的小伙伴明早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