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三十六章:内斗开幕

第三十六章:内斗开幕

    沉默。

    房间里顿时安静得可怕。

    两人目光交汇,眸子里不时闪烁着的冷光,既是一种交锋,也是对彼此的试探。

    正如她不知道徐童到底了解了什么,徐童也不清楚自己这样做,是否会把两者推向彻底撕破脸皮的地步。

    但他不得不这样做,既然作为源病毒是可以拥有发展附庸的能力,阎娘为什么不让自己成为他的附庸,那样不是更简单省事么。

    所以她口中要把自己当作贡品送进来,似乎是真的打算把自己献给那位可爱母皇大人?

    或许她可以辩解,这样是为了方便行动,也或者可以给出一个更恰当的理由。

    但他现在不相信阎娘了,隐藏下这样的信息,把自己丢进圈养圈,无论多么合理的借口,自己现在都不会相信她。

    如果她成为母皇,自己是否能够获得她所说的好处,那就更不得而知了。

    “我现在没有合适的东西补偿给你。”阎娘摇摇头。

    “那我走!”

    徐童转身就让大胖带他离开,一点犹豫都没有,果断离开。

    大胖身影忽闪忽灭,下一刻就从房间里走出来,直至迅速远去时,阎娘也没有追出来的意思。

    见状,徐童更是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急着奔赶向下一场剧本的开幕典礼。

    直至徐童消失在她的视线,被她抱在怀里的娃娃嘴巴里发出低沉的怪叫声,似乎是在询问阎娘为什么不追上去,告诉他真相。

    “算了吧,告诉他又怎样,裂痕从来不是用嘴能修补的。”

    有些话,她没法去解释,甚至不能说出口,一旦说出口,自己就会有杀身之祸。

    当徐童赶到了空中花园的时候,花园上空的火焰已经熄灭了。

    但那些作为服侍源病毒的进化者们却是一个个战战兢兢,甚至是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随着大楼的电梯门缓缓打开。

    一具尸体被摆放在花园的花圃上。

    远远地,徐童终于第一次正面看到那两位玩家的身影,除了那位体格健壮如牛的良鸿之外,一旁另一人始终让自己站在阴影中,黑色的披风将他的身体严严实实地藏在里面,完全看不清楚他的真实面容。

    这个神秘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塔娜口中另外一个玩家,血魔。

    两人站在八号的身后一言不发,但可以看到,良鸿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相信此刻他绝不仅仅是为了塔娜的死亡而感到愤怒,更多的是担心自己没有了药剂,等待下次药瘾复发时,自己该怎么办。

    四下里一片安静。

    角落里小胡子、王佳明、陈海以及其他几位源病毒的宿主都在,不过明显可以看到,陈海站在里面有点被孤立的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原宿主的原因,陈海这家伙的嘴巴一向很臭,在这个时候,大家默默和他拉开距离,无疑是一项明智之举。

    花圃上,那位就在几个小时前,还闪亮登场的美人,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堆烂肉,脑袋被切开巨大的口子,里面的脑晶已经不翼而飞。

    但人们关心的重点,却不是这个,而是她小腹里不知所踪的孩子。

    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掌,缓缓把手放在塔娜的尸体上,他的手轻抚在塔娜的尸体上。

    就像是轻抚在一件艺术品上一样,眼底闪烁着温柔,好像躺在花圃中的女人正是他心中的挚爱。

    “亲爱的塔娜,我一直相信你就是沙漠里的那片奇迹绿洲,我把你从那个偏远的角落里带出来,希望耀眼的光芒,能够将我们族群照亮起来,点燃生命的希望……”

    八号温柔沙哑的声音,像是一位游牧诗人。

    专注的神情,让众人绝不会怀疑他对塔娜的感情。

    “在我成为新的母皇之后,你应该获得与我相同并立的位置,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它注定是我的下一任接班人……”

    “呵!!”

    八号的声音刚刚落下,安静的花园里,顿时就传来了一声不屑的冷哼声,即便声音很小,可大家却齐刷刷的把目光看向了陈海的身上。

    王佳明和小胡子果断选择离这家伙再远一点。

    其他源病毒宿主也不例外,毕竟大家都清楚,塔娜肚子的婴儿可能是一条新的捷径,现在塔娜被杀,孩子的下落不明,更麻烦的事情是,每个人都有嫌疑。

    谁会在这个时候去激怒八号,无疑是最愚蠢的做法。

    八号遽然抬起头,眼里燃烧的竟然是疯狂与暴怒,显然他很不喜欢陈海在这时候打断掉他的思绪。

    陈海被众人斜视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心里直冒邪火,不屑道:“咋的,他还不是母皇,现在就开始筹划着下一任母皇的事情,这要是等他成为母皇,是不是连孙子辈谁来接任都要安排好才完蛋呢。”

    反正塔娜被杀和他没什么关系,难道自己连说句话的权力都没有么??

    有些人就属于那种被抓到现行,也要死鸭子嘴硬到底的那种,陈海显然就是此类。

    “闭嘴吧!!”眼见这家伙还要再说下去,王佳明终于忍不住上前拉着他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八号收敛回自己的目光,重新将双眼凝视在眼前塔娜的尸体上。

    手掌轻抚着她的脸颊,专注的目光,就像是诗词中那位深情的情郎,直至他的手掌沿着塔娜的胸口抚摸在她的小腹上时。

    脸上的温柔逐渐开始凝固,他的脸色由苍白到通红,最后切换成铁青眼神当中却闪耀着一种疯狂而危险的光芒,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可是……你把一切都毁了!!”

    愤怒的咆哮声,似乎从空荡荡的胸腔当中撞击了多次再传了出来,令人无由地觉得整个世界都为之灰暗。

    同时剧烈的黑色火焰,在他的掌心爆燃,瞬间将塔娜的尸体化作白骨,随着一声炸裂声后,更是连每一根骨头都被烧成灰烬。

    可怕的气息,犹如地狱里走出来的魔鬼,躲在大胖肚子里的徐童更是紧紧锁起了眉头。

    方才满脸不在乎的陈海更是脸色铁青。

    同为源病毒宿主,八号的进化方向完全是朝着战斗方向开挂似的奔跑,可怕的气息涌来,令人脑海里深深地感受到了绝望两字。

    似是恶狼般的目光,扫视在所有人的身上:“无论是谁,把孩子交出来,我保证他会死得舒服一些。”

    八号的目光重点关注在几位竞争者的身上,但却直接忽略了陈海这个蠢货。

    在他心里陈海这种蠢猪,似乎是受到宿主的影响太深的缘故,脑子里全都是豆腐渣,根本没有这个胆量来做这件事情。

    王佳明往后退开一步,清了清嗓门解释道:“八号,我理解你的心情,但这件事……”

    “闭嘴,是不是你!!”

    怒到了极致的八号,显然没兴趣听王佳明的废话,厉声地质问声,就像是随时准备动手的恶狗。

    王佳明的瞳孔立即收缩,一股邪火在眸下闪动着,但这股愤怒的情绪只是若蜻蜓点水一般出现后就迅速地消失而去,闭上眼睛摇摇头:“不是我!”

    八号目光一转,将双眼看向小胡子,有了王佳明的前例,小胡子否认得更加干净利索。

    一旁陈海见两人这么从心的态度,嘴角一撇,褪去身上的大衣,正打算来上一杯新鲜的血液,慢慢欣赏这场大戏的时候。

    “叮当……”

    大衣的口袋里,一条项链从口袋里滑落下来,落在脚下的大理石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是什么??”

    陈海伸手把项链捡起来,正疑惑着,自己并没有这件东西的时候。

    浑然没有留意到,八号冷酷的眼神正锁定在他的身上。

    “是他!!”站在八号身后的良鸿看到项链的一瞬间,眼珠子里都闪烁着精芒,拿手一指:“他就是凶手!!!“

    ps:还有两更……码字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