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三十八章:雕像(这算是昨天的第五更吧,虽然晚了点。)

第三十八章:雕像(这算是昨天的第五更吧,虽然晚了点。)

    “啊!!!”

    一声突如其来的尖叫声,令游侠脸色一变,顿时加快速度冲向土坑,一把将眼前的石头打开,只见张强正捂着自己的胳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起来。

    见状游侠心里顿时松了口气,皱眉道:“喊什么,把那些感染者召过来,有你俩好果子吃。”

    张强委屈的点点头,指了指一旁的孝承志道:“他烧糊涂了,抱着我的胳膊就咬,你看我胳膊都被咬出血了。”

    他挽起袖子,游侠仔细一瞧,只见张强的胳膊上果然留下了一个带着一点点血珠的牙印,不过仔细检查后,却也没发现什么问题。

    只是破了点皮,出了点血,并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

    游侠又看了看孝承志,心里顿时愧疚起来,自己光想着烧火做饭,一时忽略了时间,忘记了孝承志每天晚上都需要吃药来着。

    拿手一摸这小家伙的额头,惊讶地发现这孩子居然退烧了,而且呼吸也恢复了正常,这个发现令游侠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平安无事,只见他从道具册里拿出已经烤好的松鸡道:“找了半天,就找到了一只松鸡,我就地给你们烤好了,赶紧吃。”

    说着把孝承志推醒过来,孝承志醒来后先是揉了揉眼睛,随后看到游侠递来的鸡腿顿时双眼放光,抱起来就开始大口地啃。

    说来也奇怪,孝承志一项胃口不大好,每次都是象征性的吃点东西,今天的胃口却是一下被打开了一样,出奇的好,一只鸡腿吃完了还不够,把另外大半只的松鸡都啃得干净。

    这让游侠吓了一跳,赶忙拉着他仔细检查一翻,生怕这小家伙是病入膏肓,回光返照了。

    不过确定这小家伙真的没有问题后,游侠这才放心下来。

    让他们吃完东西,就带着他们匆匆上路。

    夜晚的月亮圆,似乎没有了人类的喧哗后,夜晚的天空上也开始展露出点点繁星。

    走累的张强趴在游侠后背上睡着,哈喇子顺着他衣领往下流。

    游侠擦也擦不了,因为怀里还抱着熟睡的孝承志。

    说来他们越往东走,路上遇到的感染者也越来越少,等到天微微发亮的时候,游侠已经累得够呛了,可等他穿过一片菜地时,隐隐约约听到了前面像是有什么声音。

    顿时游侠眼睛一亮,赶忙加快步伐,快速朝着前方声音的源头追上去,只听声音越来越清晰。

    等他穿过菜地的时候已经能清楚地听到每一个字。

    “如果你是幸存者,请站在左边车站上等候,每天中午十二点,会有班车护送你们进入幸存者营地……”

    声音的源头正是从路边车站发出来的,游侠走过去一瞧,原来车站上面挂着一个大喇叭,在循环播放着。

    “找到了,找到了,哈哈哈哈!!”

    一瞬间,强烈的成就感,在游侠内心瞬间爆炸了。

    放下孝承志把张强这个兔崽子从背上拉在手里,用力举过头顶晃起来:“醒醒,你个小兔崽子,咱们到了,到了,找到了,哈哈哈!”

    被晃醒过来的张强还没睡饱,直到听到游侠兴奋若狂的咆哮声,这才醒悟过来。

    “叔??咱到了??”

    他一脸恍然地看向四周,直到听清楚喇叭里的循环播放,这才兴奋地尖叫起来。

    游侠狠狠在着小家伙脸上亲上一口,随后把一旁孝承志也举在半空转上一大圈,这才从兴奋中缓过气来。

    赶忙拿出一大堆好吃好喝的东西,让这两个小家伙吃得饱。

    三人坐在车站椅子上,一边吃一边等待着那辆来接送他们的大巴车。

    期间张强好奇地询问着关于幸存者营地的事情。

    面对孩子天真的眼神,游侠本来就不懂得该如何拒绝,更何况此时心情大好,说起话来,自然也是满嘴跑火车。

    把幸存者营地描述得多好多好,听得张强两眼直冒星星。

    “叔,等我们到了营地,我能和你在一起么?”

    冷不丁的张强忽然开口问道。

    游侠愣了一下,挠挠头:“这个……”

    “我很乖啊,我会洗衣服,会做饭,还会……反正你别不要我啊!”

    眼看张强说着说着泪珠子就要滚下来,游侠一撇嘴,心道:“你会个鸡儿,除了哭,就属你会吃。”

    不过他还是拍拍这孩子的脑袋,一脸勉强道:“看情况吧,如果营地不管的话,叔也不会让你饿着。”

    “我就知道叔对俺最好。”

    张强脑袋凑上去,也不管是鼻涕还是眼泪全给涂在游侠衣服上。

    相比张强和游侠两人亲昵的态度,一旁孝承志就显得很淡然,其实这一路上,他绝大多数时间就是在睡觉。

    只要没有遇到危险,游侠就会把它背起来,让他趴在背上睡,偶尔会醒来赶赶路,吃点东西,能说的话基本上就让张强说完了。

    所以相比之下,游侠在他身上的付出很多,可论关系,还是和张强更铁一些。

    直到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一辆全副武装的大巴车才缓缓靠近过来,一行全副武装的士兵走下车,仔细检查了三人,确定他们没有问题之后,才带着他们坐在车子上。

    车里可不止他们三个,还有其他几个幸存者。

    游侠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距离幸存者营地,还有整整一天的路程。

    这里只能算是前哨站,不过虽然是前哨站,但这一带的感染者基本上都被清理干净了。

    游侠他们也能舒舒服服的坐在椅子上好好睡上一觉,这段时间他真的是累坏了。

    心想着马上就要到达幸存者营地,心态顿时无比放松,躺在椅子上就呼呼地睡起来,嘴里还不忘嘀咕着:“妈的,做一次好人真难……”

    只是他的话,令一旁孝承志愣了一下,斜眼看向熟睡的游侠,脸上的神情逐渐变得怪异起来………

    …

    丰满的大臀带着轻快的节奏扭动着,人畜无害的大脸,在一些进化者的眼中显得格外另类。

    一些进化者甚至狐疑地凑上前仔细地嗅起来,可无论他们怎么嗅,也没有从大胖的身上找到任何可疑的地方。

    加上大胖灵活细长的触手,以至于进化者们实在找不到疑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家伙一步一闪烁的身影离开。

    大胖的伪装堪称完美么?当然不是,如果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光线一照,自己马上就会原形毕露。

    可问题是,巢穴里哪来的阳光??

    倒是有一些微弱的光束折射进来,亦或者是一些闪烁着淡淡的荧光的虫子。

    所以在这个地方,自己完全不需要担心被发现。

    “叮叮叮……”

    零零碎碎的敲打声从走廊尽头传来。

    徐童走过去凭借着强大的黑暗视觉,一眼就看到前方那座巨大的影子,瞳孔一紧,影子逐渐清晰,居然是一座巨大的雕像。

    雕像似乎还未完工,可巨大的身躯,依旧让人有种前所未有的震撼感。

    一个光头正趴在上面细心雕琢着,他的下半身却有着章鱼一样的身体。

    精巧细腻的触手,仿佛就是为了雕刻这座石像而存在的一样,只见细长的触手上,布满了尖锐的牙齿,能够钻入雕像任意一处缝隙里去细心地打磨任意一处死角。

    光头的上半截完全是人类的身体,眯着眼睛仔细雕琢着上面每一处细节,确定没有问题后才满意地点点头。

    “咦!”

    这时光头突然注意到站在下面大胖,见他满脸呆傻的模样,顿时皱眉道:“你看得懂么你?”

    大胖晃晃脑袋。

    光头从雕像上爬下来,仔细审视了一眼大胖,不禁皱起眉头:“现在的进化者质量怎么越来越差,还进化出了一个傻子来了。”

    说完抱起一旁的水桶就开始豪饮起来。

    徐童躲在大胖肚子里,把脸凑上去一瞧,一股刺鼻的味道袭来,心头一动:“汽油!”

    “咣!”

    一桶汽油被光头喝光之后,他随手把汽油桶扔在一旁,脸上居然有了几分微醉的意思,指了指眼前自己辉煌的杰作,颇有自豪道:“这就是母皇九子啊。”

    眼前恢弘的雕像,正是母皇的本体,而所谓的九子,正是站在母皇本体下九个人类模样的身影。

    徐童仔细看去,发现这九个人,并未雕琢脸庞,也没有雕琢性别器官。

    但它们每个额头上都镶嵌了一颗红色的宝石。

    “嘿嘿,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没有脸?因为它们本来就没有脸,等到母皇从后面那扇门走出来的时候,这些脑袋就会爆炸,所以不需要脸。”

    光头指了指雕像后面,徐童目光望去,仔细看了半天才看清楚一扇像是菊花一样的拱门。

    见光头似乎有点喝多了的样子,他捏着嗓门学着大胖说话的口吻,问道:“为什么……爆炸?”

    光头一脸嫌弃,把另一桶汽油抱在怀里咕咚咕咚地喝上几大口才道:“爆炸,是艺术,早在五年前,母皇还没醒来的时候,就分裂出了九个源病毒,源病毒通过各种方式潜伏在人类宿主的脑子里,在母皇醒来后,他们就会被唤醒,然后成为病毒的扩散源。”

    光头的手不断比划着,或许是太孤独了,他急于想要把自己的优秀的创意讲给别人聆听。

    说完,他一脸神秘地凑过来,打起一个饱嗝,低声道:“悄悄告诉你个秘密,每一个源病毒只有一次释放的机会,悄悄告诉你,还有一个源病毒至今没释放……”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