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四十一章:我们是玩家(深夜加更求订阅、票票)

第四十一章:我们是玩家(深夜加更求订阅、票票)

    赌损心、黄损神、毒损命,前良鸿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5%的力量增幅,确实很诱人,但谁能想到就算是玩家经过各种道具加持的体质,居然也会被折磨成这幅模样。

    徐童也不着急,随意坐在地上,等良鸿再清醒一点,反正这个地方很隐秘,需要穿过几个狭小的拐角才能走进来,而这样隐蔽的死角,整个巢穴到处都是,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手段,想要找过来无异于大海捞针。

    点燃雪茄,慢慢地去烘烤,现在自己不仅仅是喜欢上了雪茄的味道,还很享受烤制的过程。

    顺手还不忘从道具册里拿出两罐可乐放,一罐丢给良鸿,一罐放在自己手边。

    深吸一口,炙热的烟云在舌尖上缠绕一圈后,被他咽下去大半,就像是品尝一块牛排,细细品味着里面的不一样的滋味。

    直至烟云被吐出后,缭绕的云烟围绕在他周围,凝而不散,散发着独特的香味。

    直至此时,才算是完成了第一口雪茄的动作,整个过程繁琐、很慢、但却给人一种唇齿留香的后味,以及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我的父亲是个烂赌鬼,每次回来就经常打我,有一次,他把我按在墙上,把我打得遍体鳞伤,我……永远没办法忘记,他……”

    说到这里徐童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微红的眼圈里闪烁着泪珠。

    良鸿抬起头,斜着脑袋看着他,皱了下眉头:“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徐童举起手上的可乐,放在嘴边轻抿上一口,却没有回答良鸿,而是继续道:“他后来死了,被我杀死的,我用刀捅了很多下,具体多少我不记得了。”

    说着他看向良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和你说这些,可能是觉得,我们都只是一只可怜虫吧。”

    可怜虫?

    良鸿一怔,心想自己哪有这么惨的身世,可转念一想,我现在的样子,又比他好到哪去?

    脸上释然一笑,点了点头:“没错,可怜虫,我们都是可怜虫。”

    说着举起手边的可乐,朝着徐童举起来。

    两人隔着空气相互举杯,直至一口气把手上的可乐全部喝个干净,刺激得眼泪都快下来了,才一脸满足地一起打起长长的饱嗝。

    像是在较劲谁打得更响更长,很幼稚的行为,却是两人相视一笑,脸上更多了几分轻松。

    男人的快乐,有时候就这么简单。

    “说说吧,喊我来不会只是为了我那50点剧本分吧。”

    有了刚才的小插曲,良鸿终于重新提起精神,把身子坐直起来,示意徐童直接说来意。

    “简单!两个字,帮我,三个字,帮帮我,四个字,请帮帮我。”

    徐童竖起自己的四根手指,说着就向良鸿共享了自己的特殊剧情任务信息。

    良鸿仔细看了一遍后,抬起头:“不行!我们的任务有冲突。”

    这个答案并不意外,甚至在徐童的意料之中。

    “但你心里清楚,我家大人杀死了塔娜小姐,并且拿走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无论是偷还是抢,手段不重要,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她会成为新的母皇,而导致这个结果的罪魁祸首,正是你,哦,至少在八号心里是这样想的。”

    徐童言词直指要害,令良鸿一时语塞,居然没有办法辩解。

    因为事实真的是这样,否则自己胸前的伤口又是怎么来的呢。

    但这番话从徐童嘴里说出来,还是让他很不爽,说到底自己也是被眼前这家伙给害的,现又这样说,如果不是念及方才两人还算是愉快地接触,现在他即便不动手,也已经甩袖走人了。

    察觉到良鸿脸上的不悦,徐童立刻把话题给拉回来:

    “你我都是玩家,从游戏的角度去看,你、我才是这场剧本走向的主宰。

    就像是棋盘上的车马炮,他们比卒子强,或是横行无忌,或者翻山越岭亦或是左冲右突。

    但如果需要,弃车保帅的时候,难道我们还需要问一下棋子的意见么?”

    良鸿眼神一亮,徐童的话,还真让他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一直以来他们用的是参与者的角度来渗入进剧本世界,按照着剧本的规划和任务指引的方式顺着主线的方向自己去摸索着走。

    却从来没想过,自己去主宰游戏的走向。

    既然自己是玩家,这难道不该是自己操控的游戏么?

    其实徐童的说法,掺揉着许多偷换和错误的引导方向,他当然不会告诉良鸿,这么做的前提是你的手上,必须有能够引导走向的关键王牌。

    更不会告诉他,这里是剧本世界,并不是电脑游戏,每一次妄想把剧情拉偏的做法,都是在踩着钢丝绳冒险,毕竟说到底,命只有一条。

    当然这些丧气话他是不会说的。

    正如卖保险的也不会告诉你,你买的意外险属于综合险种,看似高达60万的保额,只有在你当场嗝屁的前提下才能领取,至于摔断腿,骨折,哪怕是全身瘫痪,这些事故保额就只有可怜的几千到几万块而已。

    他说这番话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让良鸿明白他是玩家,自己也是玩家,玩家和玩家本该就是一个阵营才对。

    “可是我……我现在没办法背叛八号,我属于他的附庸,背叛他,他随时都可以杀掉我。”

    良鸿神色有些为难,抛出自己的顾虑。

    “这个好办,我可以带着你一起去询问一下我家大人,如果她有办法帮你解开这个困难最好,如果没有……我已经做好随时背叛她的打算,总之我们是玩家,利益最大化才是我们玩游戏的态度。”

    徐童眯着眼,抛出自己的王炸。

    “你!!!”

    这句话果然把良鸿给震撼到了,两眼看向徐童,心里的那团火顿时被点燃起来。

    但良鸿也不是傻子,经历了四次剧本世界的他,可不相信无缘无故会有这么好的事情落在他的头上。

    “可这样做,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良鸿直接抛出最关键,也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徐童已经准备了很久了,不急不慢地抽上一口雪茄,同时伸出四根手指,像是要一件一件地来给良鸿掰扯。

    “当然有,第一,我们同是玩家,在同一个剧本阵营里,力量是远远高于各为其主。”

    “第二,我还没有成为附庸,也就是说,我还有加入八号的机会,如果能找到婴儿的话,从龙之功少不了吧。”

    “第三,我特殊剧情任务,并没有明确的说,要我扶持她上位,只是告诉我找到巢穴里那件神器之物,所以我们的任务不冲突。”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别忘了,这可是九人难度本,我们现在的安逸完全是因为人类和感染者还没有进入交战状态,一旦主线任务展开,你真的觉得凭我们四个人有机会获胜么?”

    四个好处被徐童一件一件地掰开揉碎了说得明明白白,良鸿哪还有什么疑问。

    况且自己都已经是这个状态,如果还不放手一搏,即便八号成为了母皇,自己是否会得到重用还是两说,一旦八号失败,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细细一想,自己才是最没得选的人。

    确定和徐童合作后,良鸿又有些欲言又止。

    “你想要这个?”

    徐童晃了晃手上那根玻璃管,良鸿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这个不能给你,这玩意本来致幻十分钟,你丫五分钟就结束了,我敢肯定的说,你每次食用根本就没间隔十二个小时,都给你,我怕毒瘾发作一口闷了,暴毙身亡。”

    这种带着善意又激烈的言辞,反而让良鸿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就像是好兄弟之间才会这样说。

    “我每隔十二小时给你一颗,期间毒瘾发了,你就给我忍着吧。”

    说完他还不忘补上一句:“一颗五十剧本分,一分都不能少。”

    良鸿一愣,这才想起来方才那五十点剧本分还没给呢,赶忙将200点剧本分给徐童交易过去,多出来的150点剧本分,就当作提前预付了。

    150点剧本分不多,但对徐童来说,眼下他最缺少的就是剧本分,加上这笔剧本分,自己手上剧本分才勉强回到临近400的及格线上。

    带着良鸿左桡右拐走了一大圈,终于来到阎娘的藏身之地。

    “就是这里??”

    当看到眼前破败的房间,饶是徐童这一路上,把阎娘夸赞得上天入地,堪比诸葛,足智多谋,但看到眼前这栋破房子,心里难免还是咯噔一下。

    徐童也知道阎娘挑的地方太拉胯,这地方除了破还脏乱差,高情商的说法:这地方让人意想不到。

    低情商的说法,那就是这地方简直就是垃圾堆。

    徐童见状只能挽救一下阎娘的形象,轻咳两声:“咳咳,我早说过大人虽是女流却有夫差之智,非常时刻行非常手段,你们就算是把整个巢穴翻过来也不会想到大人会藏身在这个地方吧。”

    他的声音很大,像是在故意炫耀,但这话也是给阎娘听的,翻译过来就是:“客人来了,准备出来接客……”

    ps:半夜床头睡不着,起来码字有一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