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圣在都市 > 风云渐起 第一百三十四章 如实交代

风云渐起 第一百三十四章 如实交代

    “小玲啊,先前在大街上你被坏人追的时候,你为什么只找我,而不是去找其他人呢?”孙天仁试探性的问道。

    小姑娘一边小口的喝着饮料,一边偏着脑袋想了一下“不知道诶,反正我一路跑过来,感觉好像只有大哥哥你可以帮我,所以就只有找你咯。”

    “你一直都这样吗?”孙天仁想了一下“我是说你的运气很好?”

    小姑娘喝着硬料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差不多吧,反正只要我想要的,基本就可以得到。”

    好吧,孙天仁是彻底服气了,这算什么?天选之人?还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话说在这个天道崩溃的年代,气运之说还可靠吗?

    现在的孙天仁无法在小姑娘身上看到什么不同寻常的痕迹。

    但不论是什么原因,反正从事实来看,这个小姑娘很不简单,至少在他几万年的生命之中有这样好运的人他是从未见到过,简直逆天啊。

    没多久,当孙天仁站在家门口的时候,内心还是有些忐忑,这一路他都没有想到一个太好借口来解释这个小姑娘的由来,不知道里面的那个小丫头会怎么对待。

    故事不好编啊,出门买个姨妈巾的功夫,就带回来了一个孩子,这也太扯了,买姨妈巾送孩子,买一送一?

    咚咚咚!孙天仁敲了几下门。

    没多久就听到屋里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

    “你还知道回来啊?”门还没开,就已经传来了小丫头责备的声音。

    没办法,这一趟一个来回至少花了三个小时,确实时间久了一点。

    “买个东西买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丢了嘞,东西......”门打开,刘芸馨表情不善的责备着孙天仁,但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孙天仁的怀里抱着一个全身脏兮兮,但小脸蛋却十分可爱的小姑娘。

    “这孩子是谁家的?”刘芸馨看着小姑娘,有些疑惑“你带回来干什么?”

    孙天仁冲她挤出一丝笑容,然后将手里的黑色塑料袋交给她,抱着小姑娘就进了屋。

    “姐姐你好,我叫付玲,你可以像大哥哥那样叫我小玲。”小姑娘乖巧的先对刘芸馨打招呼“我今年五岁了。”

    “小妹妹你好,姐姐叫刘芸馨。”刘芸馨也笑着向小姑娘介绍自己“姐姐今年17岁了。”

    接着,刘芸馨向小姑娘问道“小妹妹,你爸爸妈妈呢?怎么跟着哥哥到我家来了呢?”

    听到刘芸馨的问题,小姑娘先是看了孙天仁一眼,见他没有表示什么,就看着刘芸馨认真的回答“爸爸现在很忙,没时间照顾我,妈妈又被坏人抓走了,约瑟夫叔叔去救妈妈了,小玲没地方去,就只有跟着哥哥了。”

    小姑娘的回答听的刘芸馨目瞪口呆,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了,不是她一个普通的中学生可以理解的。

    呆滞了片刻之后,刘芸馨不解的看着一脸平静的孙天仁“她说的......是真的?”

    孙天仁叹了口气,很无辜的点了点头“都是真的。”

    在考虑了很久,孙天仁还是打算对刘芸馨实话实说,毕竟不知道这小姑娘会在家里住多久,随便编一个借口的话很容易露馅,干脆就实话实说,一了百了。

    同时也可以和刘芸馨一起想办法混过刘仁理这一关,毕竟小姑娘和约瑟夫都不太想让官府掺和进来,所以刘仁理这一关是很重要的。

    刘仁理作为一个捕快,而且是职业素养很高的那种,不是一般的故事可以蒙骗过去的,这就需要他身边最信任的人来欺骗他了。

    刘芸馨加孙天仁,两人同时发力,灯下黑。

    接着孙天仁就向刘芸馨讲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除了他与约瑟夫在此之前打过一架的事除外,基本都是实话实说。

    “这件事里有些内幕,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但基本上是不太适合让官府掺和进来,所以我们要想办法瞒过你爸。”最后孙天仁还不忘要刘芸馨想办法骗他老爸。

    让女儿来骗老爸,这种事基本百试百灵,特别是像刘仁理这种女儿奴老爸。

    小姑娘乖巧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刘芸馨则呆呆的坐在那消化和孙天仁所说的事。

    良久,刘芸馨的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口水,然后转头看了看小姑娘,再看了看孙天仁“你等我想一下。”

    说着她就心事重重的回到了自己房间。

    这时正看电视的小姑娘转过头,睡眼朦胧的看着孙天仁“大哥哥,我困了,想睡觉。”

    小姑娘今天一天的经历确实有些丰富,几个小时的担心与奔波也让她身心俱疲,能捱下来就很不容易了。

    孙天仁想了一下,将小姑娘抱到自己的床上,给她盖好被子,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好好睡吧。”

    小姑娘点了点头,然后就闭上了眼,沉沉的睡过去。

    ......

    “怎么啦?”看着心事重重的刘芸馨,孙天仁惴惴不安的问道。

    刘芸馨转过头,一双担忧的眼睛看着孙天仁“会有危险吗?”

    孙天仁露出安心的笑容“放心,没事的,有我在。”

    刘芸馨张了张嘴“你以后能不能别去干那么危险的事?人家家族争斗,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只是学生啊。”

    敢明目张胆的在闹市绑架,对方要么是亡命之徒,要么就是很有势力的人,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不想去面对,毕竟她身边所剩的亲人没有几个了。

    孙天仁看着刘芸馨眼睛里朦脓的雾气,心脏忽然没来由的一阵收缩,小丫头怕危险,也更怕亲人受危险,她再也不敢面对亲人的离世了。

    一生下来母亲就离世了,然后就是眼睁睁看着外公外婆在病床上与世长辞,再然后爷爷奶奶也在她的注视下被车撞倒,现在她的身边就只剩刘仁理与后来加入的孙天仁了,任何一个出什么意外都可能让她原本就脆弱的世界崩塌。

    本来刘仁理的工作就已经让她提心吊胆了,现在孙天仁又隔三差五的闹一些幺蛾子,她的担心也从来没有放下过,虽然她平时都将这种担心隐藏的很好,不让周围人有什么负担,但这一刻她终于忍不住了,情绪决堤一般开始爆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