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末世从封王开始 > 第472章 西北的消息1

第472章 西北的消息1

    谨身殿外,黄蓉蓉带着两名侍女,迈着莲步走到了大门外。

    随即,黄蓉蓉问门口当值太监道:“王爷可在?”

    “回禀娘娘,王爷在殿内!”

    “去禀报!”

    “是!”

    没一会儿,霍安从大殿内迎出,极为恭敬对黄蓉蓉道:“娘娘,王爷召您进去!”

    “那就走吧,小安子!”黄蓉蓉满脸笑容。

    整个王府,也就她把霍安这位大太监,叫成了“小安子”。

    霍安陪着笑,让到一边道:“娘娘请……”

    黄蓉蓉进入大殿,她的两名侍女只能等候在外。

    进入店内,黄蓉蓉本能就让西边去,霍安连忙提醒道:“娘娘,这边……”

    此刻的赵延洵不在西边,而在谨身殿东北角的书房。

    绕着大殿走了一圈,黄蓉蓉来到了书房外,就看到里面正在看书的赵延洵。

    “王爷……”

    抬起头,赵延洵目光扫向门外,看着黄蓉蓉俏脸道:“爱妃来了!”

    迈步走进书房,黄蓉蓉径直走到赵延洵身侧,说道:“王爷,臣妾想和您说说话!”

    放下书本,赵延洵靠在椅背上,拉起黄蓉蓉小手问道:“不知爱妃有何赐教?”

    顺势靠到赵延洵身上,黄蓉蓉凑到他耳边说道:“王爷,臣妾也想要个孩子!”

    听到这话,赵延洵差点儿没咳出声来。

    黄蓉蓉说出如此彪悍的话,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接下来的话,好像不适合让外人听到,于是赵延洵吩咐道:“你们都退下!”

    “是!”

    眼见其他人都退下,黄蓉蓉直接坐到了赵延洵怀里,也只有她才会如此大胆。

    软玉温香,美人在怀……赵延洵顿时起了坏心思。

    “王爷,林姐姐也有了,臣妾……也想怀上王嗣!”

    这话是真的大胆,黄蓉蓉这般心直口快,也恰恰是她的魅力所在。

    当然了,在这个时代,她也只有找上赵延洵做夫君,才能保持这份赤子之心。

    赵延洵面带微笑:“这事儿顺其自然嘛,爱妃……别着急!”

    他这份宽慰并未起到作用,只见黄蓉蓉颇为忧愁道:“王爷,出嫁前我听娘说,怀不上子嗣的女子,即使身份再尊贵……背地里也会被人骂的!”

    赵延洵不由怔住,这事儿是他想当然了。

    站在黄蓉蓉的角度,看着薛宝筠和林静玉怀上,她确实应该感到着急,毕竟她们是一同进的王府。

    揽住黄蓉蓉纤腰,赵延洵安抚道:“好了,今晚我去你哪儿,咱们好生商量!”

    正当黄蓉蓉要回答,只见霍安来到了书房外。

    “什么事?”

    霍安勾着腰答道:“王爷,林全派人传来消息说,前些日子偷粮食的贼,已经被抓住了!”

    “知道了!”

    只听霍安接着禀告道:“这些盗贼,是朝廷派往边关,防备胡人的官兵,他们是从北地郡逃回来的!”

    按赵延洵的想法,就该把这些人尽快审完,然后斩首给百姓一个交代。

    可听了霍安这些话,赵延洵却改变了主意。

    这些人来自北地,边关是什么情况,赵延洵对此很好奇。

    那些进犯的胡人,还有大批聚集的军队,丧尸肆虐情况……

    “告诉林全,一会儿本王过去听审!”

    “是!”

    紧接着霍安退下,而赵延洵则对黄蓉蓉道:“爱妃,你先回去……晚上我在找你说话!”

    “好吧!”站起身,黄蓉蓉行礼道:“臣妾告退!”

    待黄蓉蓉离开,赵延洵则命人更衣摆驾。

    …………

    林全办公所在宅院,此刻留在里面的番吏们,此刻全都汇聚在大门口。

    这些人全都跪着,刚才赵延洵的辇轿已经通过,大太监林全陪着一道进去了。

    就在这时,太监钱忠从内里走出,此人做事心狠手辣,番吏们都很怕他。

    “都起来,各自做事去!”

    撂下这句话,钱忠转身就离开了,他也得赶紧进去伺候着。

    林全这里的审问,少不了严刑逼供,一般都是在牢房里进行,和审理所以及各府县衙门不同。

    今日得知赵延洵要来听审,林全特意腾出了一间房子,把它设成了公堂模样。

    站在公堂内,林全勾着腰说道:“王爷请上座!”

    身着墨蓝色云纹常服,赵延洵平静道:“今日我是来旁听的,就坐屏风后面吧!”

    “是!”林全答道。

    事实上,他已经提前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在后面设置的屏风,当然也少不了舒适的王座和茶水。

    “赶紧开始吧,按我说的提问!”

    “遵命!”

    随即,赵延洵迈步走向了屏风后,并在抬高的王位上落座。

    林全来到了大堂一侧小桌后,赵延洵不坐正堂主位,不代表他有资格去坐,对这一点林全拎得很清。

    站在小桌后,林全对着大堂后的屏风行了礼,才对站在门外的番子吩咐道:“把匪首黄俊带进来!”

    匪首黄俊,姜河把他拿下之后,立刻就派手下将其送回元阳,被枢密院接收后几天,才辗转落到林全手中。

    此刻的黄俊带着镣铐,身上到处可见伤痕,不论在枢密院还是到了林全这边,他们几个都受到了残酷折磨。

    就是单纯的折磨,因为案情已经很清楚,根本不需要多加审问。

    若非得知他们是从西北来的,林全根本不会接手此事,也就不会有今日之公堂审问。

    被押进大堂,看着正堂上座位置空着,反在旁边设了一张桌问案,这让黄俊深感疑惑。

    一定是有大人物在……黄俊顿时冒出这个想法。

    见他还杵在原地,后面两名番子大声呵斥道:“跪下!”

    没给黄俊反应的时间,他的后腿就被踹了一脚,让他直接扑倒在地上。

    这样动作幅度极大,让黄俊十几个结痂的伤口被撕扯开,钻心的疼痛让他脸都变了形。

    这时林全开口道:“匪首黄俊,咱家问话,你要如实回答!”

    几息之后,黄俊逐渐缓过劲儿来,便道:“敢问公公,如实回话有何好处?”

    林全脸色一寒,看了一眼身旁站着的高彦。

    高彦也是宦官,是林全手下审案的好手,审问手段层出不穷。

    眼见黄俊不识抬举,高彦径直来到黄俊身后,直接揭开了黄俊背上的一道血痂。

    黄俊一声惨叫,这种极致的疼痛,根本不是凡人能承受的。

    林全冷笑道:“老实回话,否则让你生不如死!”

    虽然黄俊不怕死,甚至想着速死,但这种折磨还是让他害怕,此刻他在无气焰。

    林全面前摆放着一张纸,纸上写好了他需要提问的内容。

    看着第一条,林全沉声问道:“听枢密院说,你们自称是官兵,你们隶属于那个都司,那个卫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