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剧大世界里的骑士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最后一个(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最后一个(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

    帕克的遭遇,怎么说呢?

    按照哈利的说法:“话说,其他蜘蛛侠都这么惨的么?不,应该说其他世界的彼得都这么惨么?每一个都是先死了父母,然后死了叔叔,婶婶一个含辛茹苦养大,最后女朋友还……”

    啪!

    诺曼给了哈利一个脑瓜崩:“哈利!你的礼貌呢?!

    ”

    “对不起!

    !”哈利几乎被他老爹整成条件反射了,虽然大部分时候,他老爹都会体罚他。但他并不反感这个诺曼,或许是新奇,亦或许是怜悯。毕竟这个老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哈利。总之,两人的互动非常的和谐,甚至有种温馨感。

    这都是两人在原本的世界都体会不到的感受。

    彼得很不服气:“难道你就好到哪去了?三个平行世界,你全部扑街了!还都是以反派的身份!”

    哈利这才想起来,是啊,貌似哪个世界自己都是最惨的那个啊!

    不仅老爹变成了坏蛋,自己也变成了坏蛋,最后还嗝屁了。

    “那个……”帕克突然举手说道。

    “什么?”

    “我刚刚没说清楚?”帕克苦恼的说道:“在我那个世界,你没死,只是被我丢进牢里了……现在还在服刑,不过,最近越狱了。”

    嗯,哈利和犀牛被关在同一个监狱。

    哈利捂着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那还不如死了算了。”

    帕克挠挠头,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不过,他看的出来,这个世界的彼得·帕克是多么的幸福,

    虽然依然没有父母,但叔叔婶婶却健康快乐的活着……而且本叔和梅姨还是年轻俊美版本的。

    其实帕克家的基因不差,至少都在及格线以上的容貌。

    但像这个世界的本叔和梅姨这么英俊和火辣的……着实是他没想到。

    到底哪出了问题呢?

    想到梅姨,帕克就涌起一阵阵着急。

    他消失了,梅姨还不知道该怎么担心呢!

    还有……他的sat快开始了。

    要是错过了……本叔去世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能够考上一所好学校,最好是像自己的父亲那样,考上麻省理工。为了这个本叔很早以前就开始攒钱了,除了帕克父母的遗产,他还把自己的退休工资和一些投资收益都存进一个专用账户,为的就是给自己上大学。

    另外……还有大越狱,那么多罪犯跑了出来。帕克也非常着急。

    梅注意到了帕克突如其来的紧张,她走了过去:“不用担心,这里聚集了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一定会想办法送你回去的。”

    哈利听到这话,很困惑的说道:“帕克你为什么要回去?这里不好么?在这里,你不必担心那么多,不需要一个人承担一切,在这里你也可以重新认识那些你错过的朋友,为什么要回去?你在那边过的可不算好。”

    格温听了连连点头。

    这个彼得太惨了,明明已经遍体鳞伤了,却还要坚强的面对一切,这是为了什么?

    “史黛西,你也是。这里多好。乔治不会像个混蛋一样针对你,彼得也还活着。你可以放下担子,好好的享受学生生活。帕克,你也是,你在这边也可以好好的上大学。”

    “额……那个,我还没考sat,我是高中生。”

    “吔?!

    !”

    众人一起惊讶的看向帕克。

    “怎么了么?”帕克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什么不对?”

    “你?高中生???”梅这个人其实还是比较爱玩的,而且面对自己的侄子……嗯,应该也是侄子吧?梅一向放的开。她一把揪过彼得的脸,然后一把抓住帕克。“你说你是彼得的叔叔都有人信!”

    (超凡蜘蛛侠的主角的确看起来比较老气,比马奎尔那版都老气,马奎尔第一部蜘蛛侠的时候,看着就嫩。特别他那种无辜,木讷的神情很传神)

    帕克感觉自己心脏被扎了一刀,感情不仅仅是自己的本叔和梅姨比较老,连自己也是?

    另外一边。

    “的确是蜥蜴教授的手笔没错,不过,这一次他似乎做了很多改进。”诺曼也来到了这边。

    “怎么说?”托尼看着贾维斯针对凯杀死的四名蜥蜴人的分析资料,一边询问道。

    “他似乎打算将普通人彻底转化成蜥蜴人,不可逆的那种。”诺曼指着其中一段数据,然后说道:“在原本的世界,康纳斯的蜥蜴血清,虽然可以把人变成这种怪物,可存在活性问题,一旦转化者死了,就会变回人类。所以蜥蜴血清是可以被治愈的。但现在,康纳斯正在更改这些,他想把自己完完全全改造成为蜥蜴人!”

    “也就是说,那些被转化之后的人,已经不存在被拯救的可能了对么?”凯更关心这个。

    “就目前来说……是的!”

    凯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然后转身走到一边,拿出了电话。

    “喂,萨吉!是我。”

    凯打算出动特部的人,绞杀那些蜥蜴人。

    “让所有人做好准备,休假的也取消休假。”

    萨吉那边一愣,凯给他打电话,他已经有了准备,毕竟上午才发生蜥蜴人事件,凯给他打电话很正常。

    “事情很严重?”

    “嗯,一个疯子打算把全纽约人都转化成那种怪物。”

    这下萨吉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么授权?”

    特部是被凯分管的,他拥有最高权限。这一点纽约警局没人和凯争。

    “最高级别授权。”

    所谓最高级别授权,就是任何妨碍任务的人,都可以击杀!

    “明白了!”事态的严重性超乎想象啊。

    “很好,晚上我们就开始行动。”

    凯放下电话:“高中生偷听大人讲电话是会被打屁股的。”

    “您要杀了那些人?”帕克虽然不知道最高级别授权具体指什么。可他又不傻,显然凯是打算下狠手。“这怎么可以?他们是无辜的!那可是活生生的人!”

    “人……变成那样可算不上人了。”凯大概能理解帕克的意思,如果有可能,凯何尝愿意杀死那些人,说到底,他们其实也是受害者。但就像他说的那样,那些东西已经不能算的上人了。

    《控卫在此》

    史黛西这个时候也跳了过来,蜘蛛侠的超强感知让他们的五感都狠敏锐。

    她能够听到凯说的,实际上彼得也听到了。

    三个蜘蛛侠都走了过来。

    “韦恩先生……我觉得帕克说的没错。”史黛西因为知道的多一些,所以语气比较委婉。

    彼得则莽的多:“韦恩先生!或许我们还有其他办法!你不能这么轻易的就决定其他人的生死。”

    凯并不生气,三个孩子的说法虽然幼稚,但如果三个孩子一上来就杀伐果断,凯反而要担心了。

    这么狠的孩子,绝对有心理问题。

    有时候纯真一点没坏处。

    特别是他们还年轻的时候。

    等他们长大了,会怀念这个时候的天真。

    不过,欣赏归欣赏。凯不可能因为欣赏就破坏自己的行事风格。

    “你们或许是对的。但抱歉,我是警察,我只为大多数群体的利益服务。你们应该知道那些东西如果跑出来,会造成什么后果。孩子们这不是你们该插手的了。”

    让孩子去战斗,凯一直都很抗拒。

    毕竟孩子去战斗了,那要他们这些大人干什么?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话绝对不能算错。可至少等他长大了在说!

    这里的长大,可不仅仅是生理上的长大,更是社会经验的积累。

    就彼得这段时间捅出来的篓子……他还差的远了!

    接着凯没有在理会三个孩子。

    转身去和托尼探讨这些蜥蜴人。

    如果万一真的有办法拯救那些可怜人呢?

    对吧。

    凯会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但也做好了接受不那么如意的结果的准备。

    三个蜘蛛侠互相对视了一眼。

    他们都愤愤不平。

    同样的理念让他们一下子惺惺相惜起来。

    ……

    皇后区的牙买加,一个男子疲惫的走进红砖公寓。

    “嗨!帕克!今天过的好么?”一个拉丁辣妹看到帕克立刻挥手打招呼。

    帕克立刻收起了疲倦,露出和善的笑容:“还不错。你呢?莫妮卡。”

    莫妮卡穿着小吊带和热裤,一头大波浪,浓妆艳抹。

    “不怎么样!今天的客人太让人恶心了!”

    牙买加社区,嗯,和那个非洲国家牙买加其实没多大关系,就是叫这个名字而已。皇后区在纽约之中算是比较富裕的大区,很多中产阶级和富人都喜欢住在这里,但皇后区相邻布鲁克林的社区就没那么好了。

    比如牙买加。

    这里的有色人种比例非常高,其中西班牙裔和拉丁裔最多。

    莫妮卡就生活在这里,她现在正在攒大学费用。

    嗯,她是一个舞者。

    只不过工作的场所不一样而已。

    她在一所脱衣舞俱乐部工作。

    别小瞧了脱衣舞娘,收入可是相当不错。很多美国女孩缺钱的时候,除了找干爹,最好的去处就是去脱衣舞俱乐部。

    没错,美国女孩也找干爹。意思和中国差不多,都是女孩榜有钱的年长男性。

    这种事很平常,甚至美国还有一个社交平台专门为此牵线搭桥。

    而这往往伴随着一些交易。

    反而是看起来比较伤风败俗的脱衣舞行业要干净的多。

    是的,基本上所有的脱衣舞俱乐部都是只准看不准碰。当然私下里发生点什么,俱乐部是不会管的,但在俱乐部……不行!因为后果很严重,一旦俱乐部涉及到了这方面很容易被强制停业。

    所以相比起去找干爹,脱衣舞女郎反而要干净许多。

    另外就是收入高!

    是真的高,在美国文化看来,去脱衣舞俱乐部看跳舞,并不是什么值得指责的行为。很多女生都喜欢看。

    而找甜爹,基本就是赤裸裸的奔着身体交易去的。

    莫妮卡就是这类女孩,她身材火辣,热情活泼,唯一的缺点就是缺钱……毕竟美国的大学费用真的很高!加上日常花销,对学生来说,压力真的很大。

    “今天要来看我的表演么?”

    莫妮卡热情的发出了邀请。

    帕克慌乱的摇了摇头。

    他们的相识,就源之于一次俱乐部的邂后。

    帕克原本在家做康复训练,他的背部有旧伤,年轻的时候,还不在意,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背部的伤变成了顽疾。所以如果有空,他就会在家做康复。毕竟战斗的时候背伤发作会很痛苦。

    可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曼哈顿一家脱衣舞俱乐部。

    还特么坐在卡座上!

    这种卡座相对封闭,会有一名脱衣舞娘单独为之服务,往往能单独服务的脱衣舞娘都是素质比较高的那种。

    唯一的缺点,就是贵……毕竟是单独服务。

    帕克原本想闪人,结果莫妮卡走了进来。

    二话不说就开始跳舞。

    帕克别看四十岁的人了,但还是真的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于是他想要逃跑。

    结果莫妮卡不干了,老娘衣服都脱了你想跑?

    然后几个彪悍的壮汉把帕克围住了。

    帕克不想在这种地方和人发生冲突,只能解释这是个误会。

    当然更重要的是,帕克家的一贯传统……他是个穷逼!

    他身上就一百美元。

    那是今天刚刚取出来,打算给家里购置食材的。

    最后还是莫妮卡看出来帕克真的是个老实人,于是开口求情,俱乐部才放走了帕克。

    帕克离开俱乐部才发现……我草,这特么哪??

    这不是他之前呆的纽约!

    虽然很像,但的确不是。至少城市中间那个丑爆的A字型建筑,他就从来没见过!

    他在纽约几十年,不分白天的行侠仗义,毫不客气的说,没人比他更了解纽约!

    脑壳乱哄哄的帕克,立刻想到了俱乐部,他想回去,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特殊的。

    然后就是俗套的英雄救美了。

    脱衣舞俱乐部里,美女、脱衣舞、酒精,这几样东西都容易让男人荷尔蒙上头,这也是为什么脱衣舞俱乐部会有那么多彪形大汉当保安的原因。

    一些人受了教训,不敢找俱乐部的麻烦,就会把怒气发泄到那些脱衣舞娘的身上。这也是为什么脱衣舞娘这一行流动性很大的原因,一般来说,很多脱衣舞娘只会在一个俱乐部工作几个月,然后就换一家。就是为了防止一些不好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莫妮卡漂亮,身材好,又足够热情。

    自然受欢迎,人红是非多。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那天她就正好碰到了。

    正正好帕克赶上了,然后就没啥可说的了。

    之后莫妮卡为了报答帕克,还将帕克带回了她的家。并大方的让他借住。

    “不用那么灰心!你应该放松一下,你的照片很漂亮,会有人欣赏的!我看好你!”

    帕克不可能一直寄宿,实际上他之所以如此疲惫,更多的是因为他找不到回家的办法,至于赚钱……老实说,作为一名四十岁的社会人,他想赚钱真的不难。

    更何况他还是一名职业记者。

    “不……我已经找到工作了。给一个杂志拍照。”

    “哦哦!是拍平面模特?”

    “嗯,我才刚刚结束工作。”帕克没撒谎。他的确找到了份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