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和魔君私定终身后 > 第一卷:初入凡界 第十五章 本小姐不是吃素的

第一卷:初入凡界 第十五章 本小姐不是吃素的

    将军府,兰玉院。

    沐紫宸被丫鬟凤黎的叫声给吵醒了,她缓缓睁开眼睛,冲门外问了一句:“怎么了?”

    “四小姐,大夫人叫您到她院里去一趟。”凤黎隔着门说道。

    沐紫宸蹙了蹙眉,“这个女人又想做什么?”

    没等对方回话,另一个声音忽然传了进来:“四小姐,我是大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容婵,大夫人让我亲自过来陪您去一趟白长院。”

    沐紫宸顿了一下,亓官梦华她换贴身丫鬟了?并且,对方在她面前不自称“奴婢”或“婢女”,而是自称“我”,看来绝不是一个善茬。

    “你先等着吧,本小姐还没起床呢。”沐紫宸淡淡说道。

    “我最多给四小姐一炷香时间,请你抓紧时间梳洗打扮。”对方冷冷接话道。

    沐紫宸瞟了一眼窗外的人影,当即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刚来就给我下马威,哼,本小姐还偏不是好惹的。

    “一炷香时间哪里够?本小姐至少需要一个时辰。”沐紫宸慢悠悠的说道。

    “我等不了四小姐那么久,我就给你一炷香时间,一炷香时间后,不管你有没有梳妆好,我都会直接进来把你带走。”

    “你敢!”话刚落音,房间的门“咔嚓”的一声被打开了。

    沐紫宸穿着昨天那套素雪绢裙出现在门口,就连头顶的发髻也不曾动过。

    “小姐,您……您昨夜是和衣而睡的?还是您一整夜都没睡?”凤黎惊讶的问道。

    沐紫宸没有说话,而且打量起了面前这个叫容婵的丫鬟。

    对方三十岁出头,身穿一套淡紫色的长裙,腰系一条暗紫色绣花腰带,腰边系着一个黄色香囊,墨色的长发绾起,只插了一根普通的木簪子,身上其他地方没有太多的饰品。

    从外表看,她和普通丫鬟的穿着没什么两样,但沐紫宸很快注意到她的手,那双手不是寻常丫鬟的手,而是一双长时间持剑的手。

    沐紫宸心中当即便有了数,原来对方是个有修为的丫鬟,难怪敢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既然四小姐早就梳妆好了,那就直接跟我走吧。”容婵淡淡说道。

    沐紫宸不紧不慢的来到对方面前,抬眸看着她的眼睛说道:“真是没规矩,左一个我右一个我,大夫人难道没有教你基本礼仪吗?”

    容婵的目光平视正前方,淡淡说道:“我是昨天夜里才到将军府来的,我本是南城王派来的侍女,奉南城王的命令来做大夫人的贴身丫鬟,在这个将军府里,除了大夫人的话以外,谁的话我都可以不听,即便是将军,也没有资格吩咐我做任何事。”

    沐紫宸“哦”了一声,“原来竟是南城王的侍女,难怪敢如此嚣张。”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你还不乖乖听话。”容婵面露凶色叫道。

    看到对方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沐紫宸略略沉吟了片刻,想不到亓官梦华为了对付她,竟然连南城王都给惊动了。

    虽然东莲,南城,西京和北江四个国家已向千灵国称臣,但论起地位,四个国家的王和千灵国亲王的地位是一样的,不仅如此,千灵王不久前刚刚册封南城王为四星王爵,因此,即便是上官玄曦和上官翰池,也没有资格下令让南城王做任何事。

    想起昨日分别前上官玄曦叮嘱她的话,沐紫宸还是决定低调行事,“既然这样,那就请容婵姐姐前面带路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四小姐别乱喊姐姐,我比你年长近二十岁,还是叫我一声容婵姑姑吧。”对方冷冰冰的说道。

    沐紫宸在内心“啧啧”了两声,在我面前卖老,本公主可比你年长近九千多岁呢,一番鄙夷和不屑后,她还是跟在容婵身后出了兰玉院的门。

    ……

    从兰玉院到白长院,除了要经过许多长廊,还要经过一座叫永泽池的池塘。

    一路上,凤黎都显得有些紧张,她跟在沐紫宸身后悄声说道:“四小姐,奴婢今天左眼皮跳的厉害,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嗯?此话怎讲?”沐紫宸转头问道。

    “奴婢之前就说了,大夫人是不可能被禁足的……这檀香嬷嬷刚走,现在又来了一个容婵姑姑,也不知道大夫人这次又要对您做什么?”

    沐紫宸微眯了眯眼睛,“本小姐还真是小看她了。”

    凤黎点点头,“可不是嘛,大夫人是南城王的亲姑姑,南城王又是她一手抚养大的,两人的感情情同母子呢,四小姐,咱们日后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话刚说完,走在最前方的容婵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狠狠的扇了凤黎一个耳光,“一个丫鬟也敢在背后议论主子,活的不耐烦了吗!!”

    凤黎突如其来的一个巴掌给打蒙了,愣了半天,她才抬起头胆怯的看了一眼容婵,“容婵姑姑,奴婢……”

    话还没说完,又一记响亮的巴掌声在她耳边响起,凤黎瞪大双眼,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站在她面前的沐紫宸。

    令她吃惊的是,这一巴掌不是打在她脸上,而且打在了容婵脸上,顷刻间,五条深深的手指印留在了她的右脸上。

    “沐紫宸,你竟敢打我??”容婵的声音陡然提高道。

    沐紫宸微眯着双眸看着对方,冷然说道:“凤黎是本小姐的人,你打她之前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容婵眉头紧蹙,再次走到凤黎面前扬起手,“贱婢不懂规矩,我出手教训有什么问题吗?”

    “住手!!”见对方还想对凤黎下手,沐紫宸忽然大喝了一声,她转身紧抓住对方那只扬得很高的手,冷冷说道:“贱婢,你再敢动她试试看!!”

    容婵没有料到沐紫宸会出手,停顿片刻后,她的眼底慢慢浮现出一抹寒光:“既然四小姐这么不知趣,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一会弄伤或是弄残了,可别怨我没有提醒你!”

    凤黎脸色煞白,连忙冲上来抱住沐紫宸的脚,用几乎颤抖的声音说道:“四小姐,求你了,千万不要冲动,别为了奴婢再去得罪大夫人了。”

    “凤黎,你退到一边去!”沐紫宸头也不回的说道。

    凤黎拼命摇头,“不,奴婢知道小姐是想护着奴婢,但奴婢不想小姐受到牵连。”

    “不识好歹!”容婵冷笑了一声,她抬起另一只手,然后直接卡住了沐紫宸的脖子,“今天我就替大夫人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丫头!”

    看到对方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凤黎吓得连忙跪地求饶道:“容婵姑姑,奴婢求求您,快放了我家小姐吧……”

    容婵转脸看向凤黎,冷哼道:“放她?哼,门都没有!因为她,我家夫人险些就被禁足了!今天不让她吃点苦头,她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几斤几两!!”

    沐紫宸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眸,没有人注意到,就在容婵说话的时候,几片血红色的雪樱花瓣正在她手心慢慢出现。

    一个贱婢也敢动我,本小姐可不是吃素的。

    就在容婵的手越卡越紧时,她忽然感到自己心口一阵绞痛……

    她下意识的低下头,在她左胸口靠近心脏的位置,几片她从未见过的花瓣正硬生生的扎进了她的胸膛。

    她的脸色当即吓白了,看到鲜血从胸口流淌下来,容婵忍不住“啊”的大叫起来。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容婵盯着沐紫宸的眼睛问道。

    沐紫宸的眸底充满了淡淡的肃杀之意,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人掐着脖子说话。

    若是在神界,敢这般对她无礼的人,只怕早就被她就地正法了。

    “我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总之你给我记住,在这将军府里,我是小姐,你是丫鬟,你若不安分守己,就休怪我不给你留情面。”

    “这……这……这不可能……”容婵强忍着疼痛一字一句的说道,她是个拥有十六级修灵修为的剑师,此刻竟被一片不知名的花瓣给制住了。

    就在这时,沐博延和他的贴身侍从刘义正好从对面的长廊走了过来,沐紫宸见状,连忙用意念将容婵胸前的雪樱花给隐掉了。

    “父亲,快救救我!我快要被这个女人掐死了!!”沐紫宸故意冲沐博延大声喊道。

    看到眼前一幕,刘义立即从沐博延身旁冲了过来,他二话没说,抬脚便把容婵给踢飞了出去,“大胆奴婢!你在做什么!!”

    容婵的身体重重的跌倒在地上,她吐了一大口血,险些没直接晕了过去。

    “刘大哥你来的正好,再晚一步的话,我就要命丧于此了……”沐紫宸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对刘义说道。

    “四小姐您没事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刘义连忙问道。

    沐紫宸微微皱着眉头,楚楚道:“这个姑姑说她是大夫人身边的人,一大早就传唤我到大夫人屋里去,我刚才只是随口说了她两句不懂规矩的话,她便发怒了,不仅扇了我的丫鬟,还要掐死我……”

    凤黎连忙点了点头:“四小姐说的没错,容婵姑姑不仅打了奴婢,还要对四小姐动手……”

    听到沐紫宸对刘义说的话,容婵拼命爬过来争辩道:“不,不是,是四小姐……是四小姐……”但她的伤太重,根本说不完整一句话。

    “大胆奴婢,连小姐都敢动手!”刘义怒斥道。

    沐博延很快走了过来,“小义,这是怎么回事?”

    刘义朝沐博延微鞠了鞠躬,道:“禀将军,这位新来的丫鬟,仗着自己是大夫人的人,直接对四小姐动手了,如果不是属下及时制止,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沐博延瞟了一眼半躺在地上的容婵,淡淡说道:“我刚才已经看见了,这个丫鬟瞧着眼熟,是从王宫里来的吧?”

    容婵用力点点头,“是……是的……将……将军……”

    ……